两百四十四章 万佛山脉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钟直向大嫂交代了一些事宜,便去向刘氏请辞。

刘氏躺在床上,眼泪、口涎直淌,一双殷殷的眼紧盯着钟直。她伸出干枯的手拼命想去拽钟直的手腕,最终也只拽住了一片衣袖。

宋芝芝抬起帕子替刘氏擦干口涎,顺便不着痕迹将刘氏的手塞入秋被里。

“娘,小叔是跟着楚姑娘去干大事了,您万不可再糊涂了。“

“再说了楚姑娘对我们全家有大恩,这不,她不计前嫌的给您送来了长仙谷逍遥子的灵药。”

说罢宋芝芝抖了抖手中的白肌小瓷瓶,倒出药丸化在水中。

依她看,这楚姑娘就是他们老钟家的大贵人,小叔撞上了楚姑娘无论做什么凶险的事情都会逢凶化吉的。

缘分这事情呀,乃天定。

有缘的人兜兜转转还会牵绊在一起,这无缘的人,就算机关算尽也是鸡飞蛋打。

本来她也不想把朱乔儿想得那么恶毒的,直至那日见她慌慌张张的出去,回来就关在厨房里闷头熬药。她忧心是婆母病情加重,想着宽慰她几句,这才去了厨房,谁料隔着一墙的距离就听到了男子愤恨的声音。

“你敢打掉孩子,我现在就疯给你看。”

朱乔儿怀孕了?

她第一反应是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小叔的,小叔子严于律己,绝对不会在婚前胡来的。

诚然,如她所料。

好家伙,朱乔儿早就与墨风瓜田李下了,居然还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想给小叔戴绿帽子。

没门?老钟家这是养了啥样的闺女,这是来报仇的吧。

婆母就更是糊涂,险些害了自己的亲儿子。

后来,婚事取消。虽然小叔成了笑话,可至少比当王八要强。

如今,楚姑娘能不计前嫌的和小叔在一起,她这个做嫂子的可不能像婆母一样拎不清。

在立场这件事情上,以前或许她有过纠结,而今她站楚姑娘,前所未有的坚决。

宋芝芝搅动碗里的药汁送到钟直手中,“小叔,你喂娘吃了药就随楚姑娘一起走。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要被内宅里的事情束了手脚。家里有我和你哥,我们二人会照顾好父母双亲,会照顾好家里的,你且安心的去罢。”

“有劳兄嫂了。”

不知道是不是经宋芝芝这么一说,刘氏一下子就安静了,配合的一口一口的咽下药汁。只是她眼睛殷殷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娘,咱不着急。您等药吃完了,兴许就能开口说话了。”

刘氏僵硬的抬了抬头,眼中盈有泪水。

.........

平坦的古道上,夕阳西下。

楚承安与钟直又历经了一日奔波。

“安娘,过了那座山我们就出了东陵地界进入到西陵了?”钟直指着远处的那座大山道。

山体岿然庞大,巍峨雄伟,仿佛是平地而起,形成了阻隔东陵与西陵的天然屏障。

承安拽着马绳停顿了下,顺着钟直的指向看向远处的大山,脸上的表情有点凝重又有些释然。

“山脚下有个小村,我们今晚去那边落脚。”钟直提议。

承安点了下头表示了默认。

行路已经一月有余了,钟直早就已经习惯了她的冷漠。别说热脸贴冷屁股了,只要他能为她做点什么,能让她心里头舒畅点,他便跟着舒畅了。

“好嘞!“钟直撸起袖子擦了把汗,“安娘,明日我们要继续过地界吗?”

“怎么,你不愿意了?”

钟直连忙摆手,“怎么会了,我只是问问。”

承安瞟了他一眼,看着越来越沉的天色,语气不善道:“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我和你一道,你不走我就不走。”钟直无奈的撇撇嘴,语气依旧温和。“一起来的,回去也该一起回去!”

听他这么一说,承安感觉心里的那团气消散了不少。

“钟直。”她突然叫住他!

钟直颇有些意外,因为此刻楚承安正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你可知前面这座山叫什么名字?”

钟直唯恐有错,掏出怀中了地图看了看,十分肯定的道:“万佛山。”

承安唇边逸出一丝苦笑,“没错,是万佛山。你知道它名字的由来吗?”

钟直木讷的摇摇头,“安娘你肯定知道。”

“传说有一个罪孽深重的杀手放下了屠刀,在此修行。他日行一善,行至万天时,他终成佛。”

“果然是万佛!”

“他出家的法号叫做智明。”承安冷不丁的补充了一句。

钟直脑中星光乍现,一首诗跃于脑海。

大智洞明,大道平坦。

生铁面具,不近人情。

云峰日朗,雪谷雷鸣。

激起曝腮焦尾,同跃天庭

他激动到眉飞色舞,“你要找的地方就是万佛山!”

还不算蠢笨到无可救药,承安看着他的傻样,轻松了不少。

钟直随后又想到了什么,收敛了喜色,“万佛山这条山脉横贯数百里,群峰无数,安娘你心中已有具体位置了吗?”

“云峰日朗,雪谷雷鸣。诗中指引,我大概有数,要等实际去勘探后才能确定!”希望是一举探得,不要浪费多余的时间。

至于钟直,真要带他一起去吗?她没有之前的坚决了。

钟直听她说完心中反而升起了一抹担忧,心中惴惴不安。数日来,两人间除了必要的话,承安鲜少开口。更别提会主动向他透露这些了,今日她一反常态的告诉他,他总感觉不是那么的真切。

“安娘。”他突然叫住了她,神色有些慌乱!

承安不说话,侧头看着他。

她的脸在余晖的映衬下,显得不是那么真切。他欲言又止道:“没什么,想问问你肚子饿了没有?”

“你现在有吃的?”

“有。”钟直边说就边去解它的包袱,“还有烧饼。”上次路过集市时,他采购了一捆,以备不时之需。

“吃腻了!”承安砸砸嘴巴。

看钟直还在包袱中翻找,承安打断了他,“再不走天就黑了。”

说完一扬鞭子,她径直扬长而去。

钟直吃了一鼻子灰,赶忙系好包袱上马。

“安娘,等等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无上神帝 苗疆蛊事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都市超级医仙 [重生]活该你倒霉 江湖遍地是土豪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鉴宝神医
相关推荐:重生晓康传清戈净道是江还是湖都市之逍遥高手修仙归来当奶爸萌兽之王燕南归两球成名记梦想成真我在深渊做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