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齐楚灾民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商辅望向它们只是一笑,道:“在这里没有小虫,只有君子。”这些商贾望向商辅,露出尴尬的一笑,道:“若是没有大虫当年的扶持,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大虫现在需要我们,我们义不容辞。”商辅道:“不,是国家。”这些商贾立即应声道:“对,对,是国家,是国家。”商辅一直注视着这些商贾,道:“成交。”这些商贾立即附和,道:“成交。”商辅侧身面对站于旁边的仆从道:“为它们斟酒。”站于身后的仆从走上盛一勺酒倒于酒爵之中。商辅举起一樽酒道:“饮酒。”一口将酒饮下。两旁的商贾都举起一樽酒,道:“同饮,同饮。”大家都饮下此酒。

次日的晨时,这些商贾捐出好几车的钱粮。二高士程扬与阳雏站于几大车的钱粮之前,向惠王辞行,道:“大王,臣等就此告辞了。”惠王道:“好,寡虫就在这邯郸等二位先生回来。”它们带领运粮队离去,出邯郸城。程扬与阳雏在邯郸城外分手。程扬面对站于身前的阳雏道:“天一兄,一路之上要多珍重。”阳雏道:“鹏举兄,你也是。”二虫就此拱手道别,程扬去了齐国,阳雏去了楚国。二位使臣率先奔回,向各自的王报信去。

齐使回到齐国的都城临淄,进入齐王宫,站于大殿之上,道:“大王,微臣不辱使命返朝。”齐王起身道:“赵王已经同意了援助我齐国。”齐使答道:“是的,赵王已经同意了援助我齐国,并派出一个使臣押运钱粮正赶往我齐国。”齐王是喜出望外,走下拍手的道:“哈哈,我齐国有救了。”随后又转身的道:“钱粮要等到何时才能运到齐国临淄?”齐使回道:“赵使已经进入我齐国的境内了,相信很快就会到达齐国的都城临淄了。”齐王奔走于群臣之间,狂喜的道:“我齐国有救了,有救了,你们都听到了吗?听到了吗?”这些大臣都附和的道:“我们都听到了,听到了。”齐王在它们之间又停下了脚步,缓慢的走出,站于这些群臣之前,道:“刚才是庭前失仪。”随后整理衣冠,保持着镇定。这些大臣都跪于齐王的身前,道:“恭喜大王。”齐王道:“同喜,同喜。”随后又道:“出城,随寡虫一道迎接赵使。”文武大臣都跟随在齐王的身后,命卫士赶走徘徊在大街之上的流民,清理大街。齐王与群臣站于城楼之上。

在去往齐国的道路之上,多响马出没。程扬带领运粮大军进入一个山谷之间。此时在山谷之外传来马蹄之声,还有响马吆喝之声。这些响马打家劫舍,可是杀虫不眨眼的货色。它们站于山头之上,注视着山下的运粮大军。程扬望向站于山头之上的响马。之后程扬面向身后的官兵道:“是盗贼,准备应战。”这些官兵列阵,护在钱粮车的周围,长矛出,做好防守。响马亮出手中的刀,骑着马俯冲而下,将刀扛在肩上,口里含着狗尾巴草,挑眼道:“你们谁是赵使?”程扬正要下马,被旁边的将军劝阻道:“大虫,它们是打家劫舍,杀虫不眨眼,还是末将上前搭话吧。”程扬道:“将军请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随后下马走上,昂首道:“赵使正是我,我是大王派来的使臣,来出使你们齐国,救济齐国的灾民。”响马头子骑于战马之上,道:“听说你们的大王很是贤德,赵国在你们的大王的治理之下,很快的度过灾荒之年。”程扬望向它们道:“我王是否贤德,你们不是见识了吗?”这个程扬倒是有些书生的骨气,面对这些响马是不屈不饶,倒是令这个响马头子有些迟疑了,旁边的喽啰言道:“大虫将这些钱粮交给那些当官的还不如交给我们。交给这些狗官,被它们吞没了,百姓一分也得不到。”响马头子厉声道:“你在胡说什么?”随后都一起下马跪下一拜,仰望之道:“我们都仰慕赵王之仁德,这一路不太平,还是由我等护送大虫入都城临淄吧。”程扬走上扶起它们道:“你们都起来吧。”

程扬退后上马,在这些响马的护送之下向齐国的都城临淄走去。在临淄城之外,响马头子道:“洒家就护送先生到这临淄城外,就此告辞了。”抱拳叩首。程扬道:“壮士请留步。”响马头子转身道:“先生还有什么吩咐?”程扬道:“入临淄之后,我定会在齐王的面前为你等说情,请求宽恕你们的罪责。”响马头子再次抱拳道:“那就有劳先生了,告辞。”随后便骑上马奔去,又调转马头道:“先生应该是齐国虫吧。”程扬只是轻轻的点头,响马头子道:“我愿意跟随你去赵国,投奔赵王去。”而后扬长而去。

见远处是赵国的运粮大军,携其文武大臣走下城楼,站于临淄城外望去。程扬骑马奔上,勒紧缰绳,调转马头,下的马来叩首行礼道:“齐王。”齐王站于程扬的身前,喜道:“赵使不必行如此大礼,随寡虫一起进宫吧。”车辇行驶在大街之上,这大街之上很是冷清,没有一个灾民。程扬倒是很好奇,一直到进入齐王宫。

齐王与这些大臣一起进入齐王宫。齐王走上坐于几案之前。赵使程扬这才进入齐王宫,站于群臣之前,叩首行礼道:“齐王。”齐王道:“赵使请坐。”程扬走上坐于一旁道:“齐王,刚才我见到大街之上很是冷清。大街之上没有一个灾民,这些灾民都到哪里去了?”齐王望向坐于一旁的程扬。程扬的这个问题倒是把它问住了,尽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为好,望向坐于两边的大臣。齐相侧目向一旁的程扬道:“赵使要来我齐国总不能让外使见到满大街的饥民的场面吧。”齐国也是要面子的。齐王问道:“不知道赵王的身体还好?”程扬仰目望之道:“我王乃然康健,谢谢齐王的关心。我王最放心不下的是灾民的情况,派我来齐国救济齐国的灾民。”齐王起身,扣手向上,感叹的道:“赵王仁义啊!”程扬站出道:“齐王,赈灾刻不容缓,应在城内搭建粥棚,救济城中的灾民,在城外修建临时民宅,尽快的安置灾民,给它们发放粮食。今日外臣夜观天象即将有甘露降下,百姓的生产就可以得到恢复。”齐王却道:“赵使远道而来,不急,不急。”而后叫来一个贵族官员道:“赵使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下去好好的款待。”

这个贵族官员在府中大摆筵席,并在府中宴请程扬,是极度的奢靡,并传来舞姬上前献舞。程扬坐于几案之前,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一直拉长着脸。这个贵族官员见程扬并不是那么的开心,对一个舞姬使了一个眼色。舞姬前去献酒,靠近道:“大虫,小女子陪你饮一樽,可好。”妩媚的姿态很是诱虫。程扬一口将酒饮下,起身上前道:“大虫,齐国的百姓还在受苦,请大虫撤去这些宴席,我有话要说。”这个贵族官员只有撤去宴席,又命这些舞姬都退下,道:“有话你就说吧。”程扬道:“我王派我出使齐国是救济齐国的灾民,赈灾刻不容缓,我想知道这些饥民究竟在什么地方?”这个贵族官员起身走出,道:“请赵使跟我来。”

它们将这些饥民赶到城西的城墙之下。程扬望向这些饥民,有些心痛的道:“这就是你们齐国的百姓啊!”随后走上站于这些饥民的中间,叫来一个巡吏,调来官兵为它们搭建临时帐篷,城外的百姓有了临时的居住之所,次日施粥放粮,解决了百姓的生计问题。随后与齐国的官吏赶往灾区发放赈灾的钱粮,与齐国的百姓共同度过灾荒之年。

这个时候,阳雏也刚好赶到楚国的境内,入楚王宫面见楚王,站于群臣之前叩首行礼道:“楚王。”楚王面向阳雏道:“赵使辛苦了,赵使请坐吧。”阳雏依然站立着道:“我王时常的忧心楚国之灾情,外臣一路走来,发现汉水一带的灾情最为严重,外臣愿亲自赶往灾区,视察汉水受灾之情况。”之后阳雏有所担忧的道:“大灾之后必有疫情扩散,还请大王派御医随外臣一同前往。”楚王立即同意下来,道:“令尹屈直何在?”令尹屈直上前叩首道:“大王。”楚王道:“寡虫封你为钦差,与赵使一起赶往灾区吧。”

阳雏与楚国的令尹一起出楚国的都城寿春,赶往灾区。到达汉水一带,发现村口有几个村民卧在道路的两旁,县令和地方官都迎上前。令尹责问道:“村头怎么才这几个虫,还有的虫都到哪里去了?传它们出来领粮啊。”县令回道:“好几个地方都感染了瘟疫,十室九空啊!”阳雏走下车辇,上前问一个老者,道:“老虫家,怎么才这几个虫?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老者是有气无力的道:“都死了,全村上百口虫都死光了。”阳雏起身望向站于身后的屈直。屈直是不顾阻拦的奔向这个村子,县令上前劝阻道:“大虫,不能去啊!前方有瘟疫,会感染的。”令尹屈直望向四周,天空是黑压压一大片的乌鸦在头上盘旋,有的停在枯树枝上,“哇——,哇——,哑——,哑——。”的叫声连成一片。骄阳似火的天空顿时阴沉下来,下起了绵绵细雨。

楚国令尹屈直向前奔走而去,进入这个村子。这个村子更是荒芜无虫烟,是一片死寂。屈直很是迷茫的张望四周,进入一个民宅,推开房门进入室内,室内没有任何的虫,又走上接起布帘,进入内室,发现这家全都死在内室,床榻之上还有地面倒的全是尸体,恶臭扑鼻而来,顿时令其作呕,又惊慌的奔出,不慎被门槛绊倒,滚出。被冲进的阳雏扶起,道:“令尹大虫。”屈直向四周望去,见前方是黑烟滚滚,受到惊吓的令尹道:“都死了,全都死了,什么样的瘟疫会有这么的厉害,全村的虫都死光了。”只剩下烧尸虫在它们眼前奔走,进入抬出尸体堆积在一起,架起柴火烧掉,这里的尸体已是堆积如山,更是无处安放了。

阳雏搀扶着屈直走出。此时的屈直已是瘫软无力了,目光更是呆滞。回到钦差行辕,坐于几案之前,依然是目光呆滞,不知所措的样子,而后含泪的写下奏章,心里更是悲恸欲绝。

阳雏走进道:“钦差大虫。”令尹抬头道:“赵使请坐吧。”阳雏坐于一旁慰问,道:“你现在好些了吗?”令尹缓了一口气道:“现在好些了。”随后又问道:“先生,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去做?”阳雏道:“当务之急,大虫应该集合御医商议如何控制疫情,严防死守,寻访各个州县,划分疫区与非疫区,并隔离分别医治,尤其是被感染的百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都市超级医仙 鉴宝神医 苗疆蛊事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无上神帝 [重生]活该你倒霉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长夜余火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江湖遍地是土豪
相关推荐:最强熊爸攻妻不备:闪婚老公太腹黑余生有涯睥睨群雄三国之傲视群雄武御群雄三国之刘备复汉超级绝世医圣重生团宠:又被摄政王宠成了小娇娇永不解封的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