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人比诡更歹毒!采生折割的卖艺人!(万字大章求订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跟……跟进去?”一个镖师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不由的缩了缩脖子,他目瞪口呆的问道:“甄镖主,您……您确定吗?!”

“确定!”甄志远沉声道:“无论是那位云姑娘、还是那位范道长,他们都是修道者!身为修道者的他们竟然敢踏入其中,那说明他们自身,肯定有踏入其中的底气!”

“啊……”那个镖师犹豫道:“可是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底气,不是我们的底气啊……”

“况且……”

镖师斗胆道:“况且,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修道者,至今还不清楚呢。万一他们是在骗我们,那我们还跟着他们进去……”

甄志远扭头看向了他:“我这是在以镇海镖,现任局镖主的身份在发话。”

听到了甄志远的这一句话之后。

那个镖师再也没有说话了。

毕竟继承了镇海镖局的甄志远,就算再怎么的年轻,终究还是捏着所有人的饭碗。如果不听他的话,那么这一趟走镖后续的银子,估摸着,也有很大的概率是拿不到的。

“王叔,我们进去。”

“好。”

王叔在这一刻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他虽然眼眸之中带着些许忧虑,但更多的还是欣慰神色。

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多年未长大的臭小子,终于是硬气了一回。

终于像个大人了。

王叔看向胡大富那个方向,喊道:“胡老爷,我们镖主东家,决定要跟着那两个修道者,进入前方那诡异之地!您可记得在马车上坐好了,千万不要有任何人掉队!”

“什么?”大腹便便的胡大富,顿时就愣了一下:“进去里边?”

他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惊慌失措。

可是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一样。

最终下定决心。

狠狠一咬牙。

“去就去!”他迈动着两条肥粗的大腿,屁颠屁颠爬上马车,然后钻进车厢里面将帘布给拉上……在所有人都看不见他的情况下,他慌忙掏出一张流光涌动的符箓。

胡大富低声呢喃:“有这一张,在十几二十年前,从那个墓穴之中得到的符箓……”

“应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至少应该能让我躲避今晚灾祸。”

商队的车夫以及镖师们,立即急忙跟上范武、和云九卿的步伐。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两位,算是唯二能够对抗诡异之事的修道者。

跟在他们后面才能较为安全。

朝着前方的乡野山村走了大概有半盏茶的时间之后……商队之中的马匹都是变得有些焦躁不安起来,让车夫与镖师们急忙一阵安抚。

而且周遭的空气,似乎也变得比往常,更加的阴冷,让人直打哆嗦。

此时还未到入秋时节。

按理来说,盛夏时分的夜晚,就算是再冷,也不应该冷到这种程度。

很是古怪。

“奇怪……”一个镖师低语道:“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夏日的夜晚不应该有很多蝉鸣吗?为何这里边,一声蝉鸣都没听见?”

“莫说是蝉鸣了,就连虫子的声音都没听见。”另一个镖师,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说道。

“嘶!此地果然诡异!我们还是靠近一点吧!据说,只要活人互相靠近一点,人数多一点,阳气就会特别的旺盛。就能够驱散一些想要趁机搞鬼、趁机作恶的脏东西。”

“记得时刻观察周边的人,如果有谁不见的话,记得及时说出来!”

“要不把刀拔出来以防万一?”

“前面那两个修道者,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甚至就连他们牵着的牛,好像都没有什么不安的感觉?”

“谁知道呢……”

此刻的太阳虽然已经完全落山,但还是能够借助傍晚的余光,看见周围的一些怪异的景色。

村道两旁的一些农田已经好久没有人开垦过,里面杂草丛生,最少荒废了足足十几年之久。

附近也没有看见什么村民养的家畜。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天黑……他们都将家畜给赶回家了?还是说这诡异的村子……根本就不存在,家畜这种东西?

紧张的情绪在人群之中蔓延。

心理素质比较好的镖师们还好,虽然很是紧张,但还能够正常的交流。

不过,那些心理素质并不是特别好的车夫,则是一个个慌乱不已了。

他们只是一群赶马的车夫。

只是拿了银子运货而已。

又不是镖师这种每天都在刀口上面舔血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如果他们不怕那才真有鬼了。

甄志远自然注意到那种不断蔓延的紧张情绪。

但对此他也没办法。

因为他也很紧张。

第一次自己带头押送如此贵重的镖,就遇到这种诡异之事……甄志远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过于倒霉,还是他并不适合当镇海镖局的镖主?

他现在只能够希望这一天的夜晚能够快点过去。

商队跟着前边的范武与云九卿。

逐渐深入了此地。

云九卿自然能够听得见来自于身后的阵阵窃窃私语,她一边牵着老青牛一边不满的自语都囔:“怎么他们这些人里面,还会有人怀疑我们,不是修道者?这种事情……难道我云九卿,有必要跟他们撒谎吗?”

“而且……应该没有什么人会假扮修道者吧?”

“那可不一定。”范武笑了笑。

就囚龙县那种地方就有不少假扮修道者的骗子,当初他被请去囚龙县县衙阻挡邪道恶鬼时,就遇到两个骗子想来浑水摸鱼。

有些人为了赚几两碎银。

胆子可是大得很!

“对了范道长!”云九卿忽然问道:“您知道,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吗?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就突然出现的诡异之地,想必很是不简单吧?”

“不知道。”范武的回答非常坦率,也非常的真诚,他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

“不过。”

范武眺望前方:“贫道我,倒是能够看得见,前边有冲天怨气。”

终于。

顺着一条杂草丛生到处村道,范武来到了这乡野山村之中,前方大致十几步开外的一处地方。就有着一座看着颇为破败的简陋建筑。

范武的旁边还有一块村碑。

“古月村?古,月?”

“胡?”

云九卿看着村碑上刻着的几个字,忽然想到古+月不就是胡吗?她记得那支商队里边的商贾,就是一个叫胡大富的家伙吧?

那家伙就姓胡啊!

云九卿摸了摸下巴,她不知是否升起什么恶趣味,朝着身后的甄志远招了招手。

甄志远一愣。

他骑马过来。

云九卿说道:“你去问一问……那个胡大富知不知道,古月村这个村子?”

“啊?”甄志远没想到自己身为镇海镖局的新镖主,竟然会有人用这种命令的语气来命令自己,而且命令他的人还是一个年龄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人姑娘。这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习惯,但他想了想还是照做了。

毕竟在这种地方,云九卿这样的一个修道者,就是真正的话事人。

甄志远知道自己的镇海镖局,如果想要顺顺利利的走完这一趟镖,那就只能听专业人士的话。

云九卿说什么。

他就做什么。

甄志远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一辆看起来比较奢贵的马车旁边,用手中的刀的刀鞘轻轻敲了一下马车的车厢。

然后里边大腹便便的胡大富,就小心翼翼的拉开了帘布,看见是甄志远在敲的时候,这才缓缓松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问道:“怎么又停下来了?出了什么事?”

甄志远说道:“前面那位云姑娘,想要问一问……胡老爷您知不知道,古月村这个村子?”

“什么村!??”坐在马车车厢里的胡大富,被这三个字惊得差点跳了起来。

“古月村。”甄志远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古月村我听都没有听说过!”胡大富失口否认,然后赶忙随口岔开了一下话题:“难道我们现在,还没有穿过那个怪村子吗?”

“还没有。”甄志远说道:“因为……前方那个奇怪的村子,就是古月村。”

胡大富瞪大眼睛:“什么?你说前……前面是……咳!咳咳咳!!!”

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回应道:“那就赶紧穿过去,如果实在是过不去,那就……那就往回走,然后继续换条路吧!”

“好的。”甄志远怀着一腔疑惑,来到了云九卿这边。

然后对着云九卿说道:“虽然胡老爷一直失口否认,但我总觉得,他应该知道这个村子。”

“而且……”

甄志远皱着眉:“没准我们三番两次遇到这诡异之事,也和他与这个村子有关。只是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样的一个关系。”

他终于想通了,原来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这个胡大富的问题。

这个家财万贯的胡老爷很是古怪。

肯定有什么猫腻。

不过……

他只是一个镖局的东家镖主,又不是什么衙门的捕头,这种所谓的猫腻也轮不着他去查,更轮不着他去插手其中。

正如王叔之前跟他说活的,过于执着探寻雇主的秘密,是镖师的大忌。

“啧……”云九卿滴咕道:“我就知道那家伙不对劲,看起来神经兮兮的,肯定心里有鬼。不过那家伙似乎又不是修道者,怎么会与这种诡异的东西扯上关系?”

“奇怪……”

就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云九卿的眼角余光发现旁边的范道长,居然已经深入古月村之中。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欸?”

“范道长等等我!”她急忙撂下旁边的甄志远,牵着老青牛急忙跟了上去。

后边。

甄志远本来还想骑着马跟过去,但是胯下的马匹属实是焦躁不安,他只得无奈翻身下马,并且对着身后的人说道:“都下马步行吧,倘若马过于不安可能会引起骚乱。这种时候如果有人受伤,那会很麻烦。”

一众镖师纷纷下马,然后牵着自己那一匹焦躁不安的马儿,步行跟着范武与云九卿二人。

前边。

云九卿跟着范武来到了古月村内部,这荒凉破败的村子让她想起了大坞村。

她看见范道长朝着前方的一座房子走了过去,于是她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上去。

随着越靠近那一座房子。

云九卿就越感觉不对。

“那房子好像有动静!”云九卿立即警惕起来,她听见房屋之中有轻微动静。那是不是意味着里面有人?可是怎么会有人住这么破的房子?

莫非是诡物?

冤魂恶鬼?

云九卿跟着范武走到了房屋跟前,这破败的房子仿佛只要轻轻一推,就能将墙壁给推到一样。她甚至能够看得见,房子的屋顶似乎破了。

这要是下雨的话,里边不得变成一处水帘洞吗?

“范道长,我觉得……”云九卿一句话还未说完。

她就看见范道长一把将门给推开了。

啊这……

然后云九卿就顺带看见破败房屋之内的景象。

她愣住了。

“人?”因为她惊讶的发现那破败房屋之中居然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人!那是一个妇人,她似乎是在安抚襁褓里的孩子。

妇人袒露出一半的躯体,襁褓之中探出一个孩子的小脑袋,那个小脑袋趴在妇人袒露之处,轻轻吮吸。

那孩子好像听见了外边的动静,好奇的回过头看向门外的范武、云九卿。

云九卿见到那孩子长得并不恐怖。

属于那种很寻常的婴孩长相。

云九卿更是察觉不到半分诡异的气息在里边,反倒是觉得这破败房屋中颇有一个家的味道。

喂着婴孩母乳的的妇人。

也是惊慌的抬头一看。

然后急忙拉起垂落在腰间的衣褛,将自己的隐私之处遮蔽住,并惊声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连门都不敲,就突然闯入我家,你们莫不是什么贼人?!”

“不!不是!”听到这里,云九卿红着脸急忙解释道:“我们不是什么贼人,我们只是路过此地……嗯?”

云九卿忽然反应过来,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出现一个活的妇人、和一个活的婴孩。

似乎不太符合逻辑啊!

如此荒凉破败的一个乡野山村,就连耕地都已经无人开垦了,甚至也没有人豢养什么家畜,这种地方为何会有人居住?

这样的一个地方,出现两个活人,才是最大的,不对劲吧!

云九卿瞬间警醒!

这会,轮到她蹙着眉,质问妇人:“你又是何人?为何会在这古月村之中?”

妇人回答:“我嫁入了古月村,自然是古月村之人,自然在这古月村里面。”

“我不是这个意思。”云九卿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的意思是,你到底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

妇人一愣。

她一只手是探入襁褓之中,云九卿看不见那一只手。而她另一只手,则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应该是活着的吧?但我记得……但我记得……”

妇人一句话尚未说完,甄志远与王叔这两人,就已经牵着马小心翼翼凑了过来。

甄志远一边走来一边低声道:“云姑娘,范道长,我好像听见,里边有人在说话?”

他张目朝着破败房屋之中一看。

就见一妇人衣衫不整春光乍泄,这画面惊得他急忙扭过头,嘴里不断在连忙念叨非礼勿视。

倒是王叔这个老江湖。

对此没什么感觉。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云九卿无视了甄志远与王叔,她继续问出了刚才问出来的那个问题:“你知道你现在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

“我大抵……”妇人呢喃道:“我大抵不像是活着的吧?”

她一语落下。

无论是甄志远还是王叔,都只觉一股森冷寒意,自背嵴直冲天灵盖!这句话对于他们这种人都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大抵不像是活的?那意思不就是人已经死了吗?

可人已经死了,为何还会在这里说话?

岂不是意味着,她是一只鬼吗?

嘶!!!

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一点,两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满脸都是震惊以及骇然。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跟着范武和云九卿进入这古月村之中,很有可能会遇上脏东西。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

脏东西出现的……

这么快!!

“可你身上看起来没有怨气,我也没有从你的身上,感觉到有什么阴气。你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活人,可偏偏这个颇为诡异的地方,是不应该存在活人的。”云九卿这般说道。”

她连阴曹地府都去过了,这样的一只冤魂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有什么波澜。

毕竟她在阴曹地府之中见过的恶鬼。

数量都多达上千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妇人一手扶着襁褓婴孩,一手死死掐住自己的脑袋,好像试图想让自己,回想起什么一样。

“我……对!我丈夫!”妇人如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急忙说道:“我丈夫,他应该知道的!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应该都知道的。”

“那你丈夫呢?”云九卿诧异一问。

“我……我也不知道……”妇人脸上尽显迷茫。

“在你头上。”倒是旁边的范武,忽然在这个时候,轻描澹写的插嘴的一句。

妇人一惊:“我头上?”

她抬头往头上一看,结果除了能够看见破破烂烂的房梁,以及房顶之上破开了一个大洞,别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贫道不是说你。”

“是在说她。”

范武这一句话之中的“她”,指的就是云九卿!

“啊?我?”云九卿错愕抬头往上一看,下一瞬她的童孔,骤然缩如针孔,满脸都是震惊骇然,根本无法保持住澹定思绪。她这一句话,几乎是惊声喊出来的:“这是什么?”

后边的甄志远与王叔,被她这一句话给吓了一跳,本能的顺着云九卿的目光往上方一看。

顿时!

两人脸上写满了恐惧之色,被惊得连连往后倒退,甚至被吓得连腰间的配刀,都拔了出来。

“王……王叔……那是什么东西?!”

甄志远说话声音都在发颤,他觉得自己握着刀柄的手,掌心都在疯狂流汗。

王叔暗吞唾沫:“不清楚……”

就见……

云九卿的头顶之上!

一个斗大的人头,正以倒立的姿态垂落下来,一双不善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每一个人。连接人头的并非是人的躯体,而是如同巨大黑色蝙蝠一般的躯体!

两只蝙蝠爪子,紧紧地扣住上放的一条横梁,巨大的肉翅将身躯给紧紧地包裹住。

倒立垂落。

很是骇人。

“他的脖子……”云九卿注意到那个斗大人头与蝙蝠身躯的连接处,似乎有着十分明显的缝合痕迹,她甚至能够看见那一条条缝合的线!

她都不知道这样一个半人半兽半鬼一样的存在,究竟是该用“他”来称呼,还是该用“它”来称呼?

她摸不着头绪,这完全触及到她的知识盲区。

这种模样与阴曹地府之中的恶鬼相比。

已经差不了太多了!

“这是采生折割。”范武解释道:“将人的头颅砍下来,再抓一只奇异的大蝙蝠,将大蝙蝠的头砍下来,用人的头颅缝合上去。如此一来……就会变成一个奇异物种。”

至于他为何知道?

【被采生折割害死的古月村村民甲——命:168——力:5.56——技……】

对方头上挂着的属性信息,已经表明了一切。

听到范武的一番简易解释之后。

后边的王叔,倒是开口了:“我虽然没见过真正的采生折割,但听一些老江湖曾经说过……有些江湖卖艺之人极为歹毒。会将活人与牲畜,用残忍手法缝合粘黏起来。”

“那些歹毒的卖艺之人,就会利用被他们采生折割的可怜人,用来赚银子发财。可是据说,再厉害的采生折割,也不过是把手脚切掉,换成牲畜的手脚,缝合起来。”

“这……这把整个头颅都切掉,安在牲畜的身躯之上,我是从未听闻过。这怕是还没来得及缝,人就已经死了吧?”

云九卿越听越觉得恶心。

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这个世界的黑暗了,结果她没想到自己还是太过于天真了。

怎会有如此歹人?!

她方才见到这奇诡之物还以为是什么恶鬼,已经准备掏出法器把对方解决掉了。

这一刻她犹豫了。

这样的一个可怜人,因受如此折磨变成冤,她真的要将其杀灭吗?如此一来的话,她云九卿,岂不是采生折割的歹人的帮凶吗?

她沉默了。

眼前的这个状况,属实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以至于她只能够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旁边的范道长,希望范道长能帮她做出正确的决定。

结果云九卿没想到,范道长竟然好似无视了头顶上这冤魂一般,而是对着那妇人开口说道:“能把孩子,给贫道看看吗?”

妇人点了点头,一只手动作轻缓地将襁褓给掀开,顿时吓得众人毛骨悚然!

就见她另一只手托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婴孩!

是缝合在她手腕之上的婴孩头颅!

只有一个头!!

“伊呀……伊呀……”妇人手腕上缝合的那个婴孩头颅,正在牙牙学语一般发出声音。

这个画面非但没有让众人觉得有多么可爱。

反而是让他们浑身汗毛倒竖。

冷汗都从后背流了出来。

甄志远已经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逞强,跟着这位范道长以及云姑娘过来?要是不跟过来的话,就不会见到眼前这惊悚的一幕。

他觉得眼前这一幕,已经深深的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抹去。

让他暗吞唾沫。

冷汗狂流!

云九卿的反应倒是正常些许,毕竟已经经过头顶上这半人半蝠的冤魂惊吓,导致她对这一幕惊悚画面,有了些许的抵抗力。

“他……”云九卿试问道:“他长这个模样吗?”

“是的。”妇人回道:“我这孩儿,出生才十个月,可爱得紧。”

云九卿瞪大眼睛:“你就没有觉得他和你长得有些不太一样吗?”

妇人狐疑道:“出生没多久的婴孩,不都长得与父母差别甚大吗?无妨……待他长大了之后,就长得和我差不多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长得,和他的爹爹差不多。”

“我的意思是……”云九卿强调道:“你没有注意到,你长有两条手和两条腿,而他没有吗?”

妇人说道:“他……他有啊!”

“啊?”云九卿傻眼了。

她怎么没看着?

就见妇人缓缓站了起来,然后弯腰在床底下,费力拖出一个大箱子。当着范武、云九卿、甄志远、王叔四人的面,她打开了大箱子。

妇人伸手小心翼翼,从大箱子中取出一物,展示给众人:“这就是呀!”

她手中抓着的是一个婴孩的无头身躯!

上面画面一个个诡异的箓文,给人的精神冲击极大!

“这是……”云九卿仔细的打量着上面的箓文,那一个个怪异扭曲的箓文,在她这个有正统传承的修道者眼中,显得是那么的荒诞。

“这是什么古怪的邪法?”云九卿倒吸一口凉气,这些扭曲的箓文单单是看一眼,都觉得有生理上的不适:“是不是在你孩子身上写满了箓文的家伙,把你们全家给变成这副模样的?”

“啊?”妇人动作一顿,她似乎是在思考回忆,结果却是什么都回想不起来。

满脸茫然。

不知所措。

“是的。”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从头顶的上方,传了过来。这声音,赫然是那个半人半兽的家伙,所说出来的:“她记不得太多的东西,其实我也记不得太多的东西……”

“但我知道……我们家之所以变得这副模样,都拜一个同村人所赐。我……我应该记住那仇人,但我却总是想不起来。”

男人继续说道:“我只记得,当初村子的水源,不知为何断了。村中的庄稼,没水浇灌,庄稼成片死去,村子开始闹饥荒。”

“在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大善人,跟我们说……可以施救我们。”

“后面的,我便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但我肯定,这一切与那个大善人,脱不开个干系。”

云九卿问道:“你想不起来那个大善人是谁,哪怕对方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男人回答。

“那你们,是为何会化作这般冤魂的形态的?而且身上还毫无怨气的?”云九卿再度问道。

“不知道。”男人回应。

“这……”云九卿有点懵圈,她所学的修道知识,在这一刻竟有些派不上用场。按理来说,化作冤魂的存在,肯定有冲天怨气。

可无论是妇人、还是男人、或是那个婴孩,都毫无怨气可言。

或许……

也正因为身上没有怨气,所以这一家子的理智,还能保存在魂体之中。

也正是因为身上没有怨气,所以她才没有看出来,这是一家子冤魂!

不过,云九卿记得范道长说过——他看到了冲天怨气。

这又何解?

她不懂!

“去别处看看。”范武忽然转身,朝着古月村的其它破败房子,走了过去。

如今满脑子还都是困惑的云九卿。

也只能乖乖的跟了上去。

甄志远则是看向旁边的王叔,有些没有底气的问道:“王叔……我们还要跟上去看一看吗?”

“跟。”王叔说道:“我或许已经猜到了什么,但目前不能确定。”

四人朝村子深处。

继续探去。

而后方的一众镖师与车夫,就不敢跟上去了。他们眺望范武等人的背影,一个个都咋舌于,这几个人的胆子大得离谱。

一个镖师打了个哆嗦,滴咕道:“甄镖主和王镖头都跟着那两个修道者进去了,他们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吧……万一出了什么差错的话,镇海镖局岂不是直接垮了吗?”

旁边一个镖师试问道:“我们要不要也跟上去,看一看究竟?不需要跟着镖主他们,去前面那一座房子看一看?毕竟……方才镖主与王镖头,去看了之后都没事。”

“要去你去!”另一个镖师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甄镖主虽然年轻,但也是武艺高强之人,王镖头更是厉害。这两位气血方刚不怕恶鬼,咱们这些人可不一样啊!”

“确实……咱们这些人还是在这里乖乖的看好货物,等甄镖主和王镖头他们探好路再说吧。”

“……”

这些镖师无一例外都怂了。

附近吹刮的微微阴风,让每一个人都缩紧脖子,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跟上去,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镖师们就算胆气再高。

那也是有极限的。

……

范武等人来到另一座破败的房屋,因为这一座房屋之中居然有灯火在闪烁,同时还能够看见房屋之上,有鸟鸟炊烟飘舞。

这样的一座房屋,在这很是破败的古月村之中,显得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这一户房屋倒是没有关门。

当范武想跨越门槛踏入其中的时候,里边传出来,一道较为苍老的声音:“这里不是生人能涉足之地,古月村已是一片死地。生人在此地久留的话,至少是会大病一场的。”

就见一个老叟从屋内走出,对方手里还拎着一根柴火,脸上带着些许的灶灰。

老叟继续说道:“诸位,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云九卿急忙道:“这…:这位老人家,您知道您是什么状况?”

老叟瞟了云九卿一眼:“这古月村里边阴风阵阵的,你这女娃娃难道察觉不到吗?老朽我年龄是大了,但不至于连自己变成鬼都不知道。”

嘶!!!

后面的甄志远与王叔,面目错愕地面面相觑了一下,他们没想到在此古月村见到的第三个“人”居然同样也是一只冤魂鬼物?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该不会这整个村子之中,所有的村民都是冤魂吧?

老叟说道:“我们在此地等的也不是你们这些人,回去吧,回去吧。”

云九卿没有挪步,而是问道:“您在此地,等的是什么人?”

“呵……”老叟冷笑了一声。

在老叟这一声冷笑落下的时候,周围弥漫的阴气,仿佛变得更为浓郁了一点。那破败房屋之内的火光,也在不断的入隐若现。

老叟回道:“等仇人。”

说到这里。

老叟缓缓地转过身露出了他的背部,这一幕画面惊得云九卿童孔一缩,也惊得后面的甄志远与王叔,齐齐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倒是范武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他就像是早已知晓一般。

看着老叟的背部。

范武说道:“这就是被你口中的仇人,所弄成的吗?”

只见。

——老叟的后背没有半片衣褛,大片满是老人斑的皮肤露出,那皮肤之上有着一块块很大块的鳞片,那些鳞片似乎并非是从他背上长出来的,而是被人强行给插进去的。

老叟的尾椎骨之处有一条耸拉的尾巴,那尾巴看着就像是一条牛尾巴一样。

是有人用一些独特的针线,将其融合在其中。

看着很是瘆人。

“没错。”老叟开口道:“十几年前古月村闹饥荒,村中已经有人快要饿死。直到有一个出身古月村的卖艺人,他从外面回来了。他带着铜钱、粮食,跟我们说他可以救济我们。”

当老叟说到这里的时候,云九卿等人注意到身后,好像有什么动静。

除了范武之外,一个个条件反射似的,急忙往后一看。

只见附近一些原本紧闭大门的破败房屋。

这时候,门都被“人”给推开。

云九卿眼睁睁的看见一个长着猪头人身的冤魂走了出来,看见一个一半脸是人一半脸是猴的冤魂走出来,看见一个被锯断了双腿只能用两条马蹄爬行的冤魂走了出来……

一个又一个,模样极为猎奇且令人生理不适的冤魂,都从它们各自的破败房屋之中走出。

放眼望去竟然足足有数十冤魂!

皆是模样怪异!

皆是曾经被采生折割过!

甄志远和王叔两个镖局中人,已经被惊得冷汗狂流,他们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不过他们知道自己被冤魂给包围了。

老叟的声音继续响起:“由于那个卖艺人本就是本村之人,我们都相信了他。他给了我们一点粮食、一点铜钱,并说他自己一个人能力有限,无法救济全村的人。”

“不过他可以慢慢救济我们,他说他可以带我们离开古月村,前提是我们愿意与他卖艺为生,但他第一次只会带走三个人。”

“这种时候,我们别无选择。”

古月村之中愈来愈多的房屋门开了,就连那人头蝠身的男人也飞来了,那个妇人也一边袒乳喂着婴孩,一边缓缓走过来了。

“老叟年龄大,在村中声望颇高,第一批被他接走的三个人之中,有一个就是我。他带着老叟,与另外二人,去了一座县城。”

“然后,他的同伙出来了,我们三人给死死地摁住,无法动弹,无法挣扎。”

老叟开口道:“这个时候,我们都意识到了不对,但已经迟了。我们被勒晕了过去,醒来就发现,身上被写满了奇怪的字。”

“那些字老朽不认得,他们将还抓来几只穿山甲,将它们鳞片剥下。用工具在鳞片上打一个孔,用针线将鳞片穿刺在老朽的背上。”

“他们还给我们三人灌了一碗符水,让我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云九卿听得拳头都硬了:“他们该不会把你们变成这副模样后,利用你们干些肮脏之事吧?”

“没错。”老叟回道:“我们被关在笼子里面,被他们带到集市。他们当着一群人的面,指着我们,说我们是奇珍异兽。”

“等他们觉得我们三人,无法再给他们赚什么银子,他们就把我们三人,卖给对‘奇珍异兽’感兴趣的有钱人家。”

“让我们受尽折磨。”

“直至死去。”

老叟环视四周一众冤魂,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继续道:“老朽我也不曾想自己有一日能变成冤魂,变为冤魂的我想要复仇,想要 止那些人,把毒手伸向古月村其他人。”

“但老朽办不到,我的魂魄好像被困在这片虚无之地,根本出不去。兴许是那些人用了什么手段,让老朽无法报复他们。”

“一日日下来,老朽我见到一个个古月村的人,以人不人鬼不鬼的姿态,出现在这虚无之境。”

“老朽就知道……那些人仍然在做着恶事,他们仍对古月村下手。”

围在这附近的冤魂已经有足足上百个。

阴气冲天!

幻象频生!

如果不是有范武一身磅礴气血,估计甄志远与王叔这两个寻常人,早就已经被这冲天阴气,将身上的三盏阳火给吹灭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那些人是什么人?”云九卿头一次见,有活人比冤魂更可恶。

她已经不是拳头硬了,她已经是杀意都溢出来了,她咬牙切齿道:“老人家,或许我能帮你们报这个仇,让你们得以解脱。”

老叟回道:“姑娘,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不需要你的帮助。因为……那些人之中的其中一个,此刻就在古月村中。”

“他叫胡大富。”

老叟话音一落,整个古月村都微微颤动了一下,一只只模样各异的冤魂,原本身上没有什么怨气,可是在这一刻却怨气逼人!

滔滔怨气犹如潮水一般,在古月村上空翻腾,连泼洒而下的月光都被怨气遮盖!

一众冤魂聚集在一起的恐怖怨气。

让云九卿有种如坠冰窖之感!

周遭寒冷至极!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活该你倒霉 鉴宝神医 都市超级医仙 江湖遍地是土豪 苗疆蛊事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无上神帝 长夜余火
相关推荐:大明:我帮老婆做女帝华娱从流量明星开始从只狼开始的诸天三国之辽东铁骑三国新势力:辽东我称王豹豹我呀?大概是废了画风微妙的怪物猎人三国模拟器:这个刘封绝地求生斗罗:七杀剑神永夜神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