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我捐一万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苏清河不止一次跟苏致良和陈萍说过这样的话题,但没有一次是奏效的。

苏致良总会扯开话题,陈萍则是随口应下,过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老俩口的心思很朴素,苏清河有钱是苏清河的,他快速成长起来,扛起了他的小家,还了他父母的医药费,就已经替他们分担了很大一部分的压力。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各自好好生活,什么享不享福的,那是以后的事,趁着现在还能干,能做多少是多少,能做多久是多久。

苏致良都岔开话题了,苏清河也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意义,便对苏致良说了他请了戏班子年例来唱戏的事,他也没有隐瞒是陈丹红带组下乡,这种事没有什么惊喜可言,该隆重就隆重,真要瞒着当惊喜,到时大家当普通戏班子对待,丢的就是双塘社的脸,是他苏清河的脸。

人情往来,其中就有你捧我我捧你。

陈丹红年少成名,在粤剧圈名气很大,喜欢听戏看戏的人,就没有几个不认识她的。听到是陈丹红亲自带队,苏致良意外地看着苏清河,“你这人脉够广啊,连陈老师都能请得来!”

“早年在南都电视台上节目时,跟陈老师见过几次,她人很好,对我挺照顾的!”苏清河解释道,娱乐圈跟粤剧圈确实不搭边,粤剧也只是在岭南一带比较流行,外头的地界还是京剧、昆剧的天下,南都电视台作为本土电视台,对地方文化的宣传和保护做得很到位,也是因此,苏清河才有这个机会认识到陈丹红这样成名已久的粤剧名家。

他这么一解释,苏致良想想也明白了,他点点头,手指在玻璃柜上敲了敲,沉吟片刻,才开口说道:“请戏班子是你捐的,是吧?”

“对,是我捐的!”这一点是要明确的,不然今年双塘村做年例头,请来了戏班子,下一年别的村做年例头,请不来戏班子,凡事就怕对比,不明确这一点,好事就会变坏事。

“另外,我个人再捐款一万元。”

做年例,除了收分摊下来的年例钱,也不拒绝善长仁翁的捐款,还是那句话,多少钱办多大事,钱多了,年例就做得隆重些。

抛开在娱乐圈闯荡积累的家底,光是卖草莓,这一茬苏清河的获利就远超过去十几年的积累了,家乡赚钱家乡花,捐款把年例办得隆重些,给乡亲们挣挣脸面,大家与有荣焉,也就会真心实意把苏清河当做自己人,不会眼红苏清河赚大钱,有人在背后说苏清河的是非,乡亲们也能帮苏清河说几句好话。

农村的人情世故,苏清河还是有点明白的。

总而言之,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冷不丁的,啃着草莓的乖乖也高举手臂,学着苏清河说话,“我捐一万~”

“你有钱捐啊?”苏清河忍俊不禁地把乖乖的手放下来。

“我有钱钱~一百块~”乖乖喊着,翻起口袋。

“你的钱钱在家里了呢!”

“回家拿钱钱~”

“等等再回去,爸爸跟二公说事情呢,你安静些。”

“哼~”

等苏清河和乖乖说完话,苏致良收起笑容,点头道:“既然这样,他们也应该没什么意见了,回头我跟他们说一声。”

顿了顿,他又说:“至于你捐的一万块,我跟他们说下,就用来定花船吧?”

花船,是年例活动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器物,是用纸、竹、木等为主要材料做成的手工艺品,白天扛着跟着游神,神灵会将各村的厄秽什么的都抓起来关到花船里,晚上大家拿着火把,将花船送到河滩烧毁,意为驱邪去厄,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如意吉祥。

花船文化,是年例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无关封建迷信!

乡亲们对年例是非常重视的,在他们看来,谁家贡献最多,得到的福佑就最多。苏致良提出用苏清河的捐款来定花船,显然是在年例文化上,对苏清河的一种回报。

当然了,他这个提议,也在很大程度上将苏清河的捐款用到刀刃上,尽量避免有人摸得一手油水。

苏清河肯定不会拒绝苏致良的好意,点头道:“到时该怎么用,你做主就行了,我还是很相信明威叔和明辉叔的。”

同一个村的,肯定比村外的人要值得信任。

他对苏明威是有点意见不假,但那也是站在苏泉的立场上,什么“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纯属扯澹,他又没跑去跟苏明威说他这样对苏泉是不对的,无非就是双方立场不一致,苏清河选择了站在苏泉这边。

至于他答应帮苏泉瞒着伤了手指的事,那更是没有对错可言,再怎么说苏泉都快三十岁了,一个自己有收入的成年人,他还不能自己做决定了?难道还要想小时候那样,啥事都跟家里大人说,只有这样才算是对的?

苏清河觉得,自己一直都在很理智对待这件事,他能理解苏明威,也很尊重苏泉。

从苏致良家离开后,小乖乖的四个口袋又装满了小零食,小家伙这回学聪明了,不去找白止,非要跟着苏清河去接苏小婷。

见到苏小婷,乖乖就很热情地把小零食掏出来,一样一样地给了苏小婷。

苏小婷都惊呆了,“妹妹,你是去抢了二公的小卖部吗?”

小家伙欢喜地在安全座椅上坐着蹦屁屁,咯咯笑着,“抢二公~姐姐吃~”

苏清河撇撇嘴,关心了一下苏小婷上午的考试,不出意外,很顺利,而且苏小婷还觉得很无聊。

她一边吃着小零食,一边很惆怅地问苏清河,“为什么期末考试一点都不难,老师就不能出一点难的试卷吗?”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苏清河不想说话了,也得亏陈幸没听着,不然他都要喊冤了。

后排上,很快就又响起吱吱喳喳的小奶音,小家伙跟苏小婷告状呢,说她早上被妈妈和爸爸打了小屁屁,她哭得可惨可惨啦。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就是只字不提她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好在苏小婷也知道小家伙的尿性,就听个乐,时不时点头附和表示自己有在听,嘴里却在吃个不停。

“乖乖你少说点,要说等回到家了,当着妈妈的面说!”苏清河听不下去了,打断了乖乖的小奶音,车厢里顿时清净下来,看了眼后视镜,苏小婷还在不停吃着,又开口,“婷婷你少吃点零食,等会就要吃饭了!”

自打苏勐去上班后,苏小婷中午又在苏清河家吃了。以前不怎么觉得,现在乖乖长大了,苏小婷又彻底恢复了孩子的心性,他才切身体会到,带两个孩子是多么的心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鉴宝神医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长夜余火 无上神帝 [重生]活该你倒霉 江湖遍地是土豪 都市超级医仙 苗疆蛊事
相关推荐:年代福宝:在炮灰家当团宠阳寿抽卡,从现实游戏化开始网游之横行天下把我甩了,还让我给你写歌?用命导演,全网为我哭红眼都市神级兵王我是末世好青年全村就我一个修行者职业修行者修真研究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