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2 陈静山问诊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赵维忠、陈静山约好的日子。

赵维忠的司机带着格日乐母子来到蒙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格日乐母子再次站在蒙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门口,心情忐忑不安。

今天格日乐和儿子被一纸出院通知书,从这里驱逐出去,今天又重新来到这家医院。

司机常年在政府机关工作,察言观色的已经成为本能。

“大姐,这个我们是找中医治疗,不是还有赵厅长的保证吗!您就放心吧!”

格日乐是赵维忠亲自接待的医患纠纷事件的当事人。

赵维忠不放心格日乐母子单独来医院,就派自己的司机跟来。

司机陪同格日乐母子走进蒙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因为来的时间比较早,还不是病人集中问诊的时间,门诊大厅看病的病人稀稀落落的,还能看见上班的医生。

由于赵维忠和陈静山提前沟通过,格日乐他们已经提前拿到陈静山的号。

如果说黄素的号还能派上,那么陈静山的号真的就是一号难求了。

司机带着格日乐母子来到咨询台。

“请问,陈静山教授的诊室怎么走。”

咨询台的护士直接说道:“五楼右侧走廊,倒数第二个房间。”

“谢谢!”

格日乐向护士小姐表示感谢后,转身离开的时候,恰巧碰见给儿子治疗的程维仁。

程维仁看见格日乐母子,停止了和身边医生的闲聊,表情凝重,说话带着点质问。

“你怎么又来了,我已经说过了!你孩子的无法根治,想要病情不加重就要长期服用抗免疫药物!”

阿木尔从一名阳光帅气的蒙族小男孩,变成现在肥胖臃肿的样子,就是长时间服用抗免疫药物的结果。

西医治疗治疗紫癜的办法就是服用抗过敏药物、抗血小板凝集、肾上腺皮质激素。

当上面的药物都没有作用后,就是服用抗免疫药物。

如:环磷酰胺、硫唑嘌呤等药物。

长期服用此类药物,不仅不能治疗紫癜,还会引起患者骨髓抑制、扰乱人体平和,使人体容易患上炎症、造成肝肾损伤、引起病毒性肝炎、肾功能衰弱等。

格日乐面对程维仁的质问,出于本能向后退了两步。

一年多治疗的过程中,格日乐习惯了盲从程维仁的自然反应。

阿木尔看见程维仁,也害怕地蜷缩在母亲的身后,眼睛里面全是恐惧。

不知道孩子这一年经历了什么,竟然让孩子对眼前的医生产生恐惧。

看见格日乐面对陈维仁的气弱,看见阿木尔的害怕,司机挡在格日乐前面。

“想必你就是程维仁医生,既然你们无法治疗孩子的病,就不允许我们找其他医生治疗。”

赵厅长交代自己照顾好母子二人,自己就要做到。

还是赵厅长有先见之明,否则都不知道这对母子以这种状态,如何面对眼前的人的。

相较于此,对于这位压榨光格日乐所有钱财,并将格日乐赶出医院的医生,司机对于这个人没有一点好感。

世纪初,医生在病人眼里还是非常神圣的职业,绝大多数对医生是无比的信任,是言听计从。

也就给很多不良医生PUA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提供便利条件,最常见的就是不给红包不办事、不送礼不看病,不是熟人就没有好脸色、看病冷言冷语。

程维仁看见司机非常陌生,一年多的时间,阿木尔的家属自己都见过,就是没有见过眼前这男人。

而且从长相来看就可以辨别出,这人是名汉族人,应该跟阿木尔没有任何关系。

“你是什么人?”

“从你给阿木尔开了出院通知书的时候,你已经不是阿木尔的主治医生了,你没有权利问我是谁,更没有权利干涉我们做什么!”

常见在领导身边工作,面对普通人,司机身上也散发出上位者的气场。

程维仁被司机的眼神逼退了几步,只能色厉内荏地冷哼一声。

司机陪着格日乐和阿木尔走上了楼梯。

看着三人消失以后,程维仁走到咨询台询问道:“刚刚的那三个人挂的是那个科室的号!”

程维仁对于免疫性的皮肤疾病非常自信,自己治不了,医院里面就没有人能治疗了。

格日乐无外乎是挂内科、皮肤科而已。

咨询台的护士小姐回答道:“程教授,他们挂的是中医科陈教授的号!”

听见挂的是中医科的号,程维仁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这个在学院被打压,在医院不起眼的科室,终于被程维仁想了起来。

因为每次中医科的收入都是垫底的,时间长了,渐渐地大家都忽略医院还有一个中医科。

可是想起中医科,程维仁第一想起的是那段蜜月期,求助中医科介入治疗的事情历历在目,程维仁一直视为西医最大的耻辱。

因为教员倡导中西医团结,即使再不愿意,也只能忍着。

否则,也不会教员刚刚去世没多久,某医就对中医反攻倒算,高喊消灭中医。

这就是跟弹黄一样,压制有多厉害,松手时候反弹的就有多厉害。

听见自己治不好的病人,转投中医科,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司机带着格日乐母子走上四楼,穿过悠长的走廊,在最里面找到陈静山的诊室。

格日乐微微皱眉问道:“陈教授的诊室怎么这么偏僻呀?”

司机看了看门口已经坐满了等候的病人。

“偏僻并不重要,你看这么多人在外面候诊,说明陈教授的医术非常高明!你看医生还没有上班,整个医院只有这里排的人最多。”

格日乐觉得司机说的有道理,点点头表示同意。

司机说:“走吧,我们先进去吧,不能耽误陈教授的正常工作。”

因为赵维忠和陈静山联系太过突然,加上陈静山的一票难求。

陈静山只能早来医院一会儿,给阿木尔看病,不能耽误正常挂号的病人。

司机带着格日乐母子敲门走进陈静山的诊室。

“陈教授,我是赵厅长的司机,今天我把格日乐母子带来了。”

陈静山邀请几人坐下,仔细打量阿木尔肿胀的脸庞。

“孩子得病多长时间了?”

格日乐回答道:“去年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孩子双腿出现了一些紫色斑块。我们到你们医院皮肤科门诊看病,诊断我儿子是过敏性紫癜,后来把我儿子转到免疫科,一年多治疗下来,病情没有得到任何好转,孩子却变得越来越胖。”

陈静山问道:“都给孩子用了什么药?”

格日乐回答道:“葡萄糖酸钙、维生素C、潘丁生、地塞米松、环磷酰胺、硫唑嘌呤。”

格日乐一边介绍儿子服用过的药物,一边将儿子的病历递给陈静山。

葡萄糖酸钙是西医常用的抗过敏药物;维生素C是常用的降低血管通透性的药物;潘丁生是常用的血小板凝结的抑制药。

地塞米松大家都估计都熟悉了,经常提起,西医的神药。

听着格日乐慢慢讲诉病情,陈静山仔细翻看病人的病例。

由于经常给某医收尾,所以陈静山对西医的药效还是比较了解的。

陈静山放下病历站起身来,语气轻柔地说道:“孩子别怕,让爷爷给你检查一下!”

格日乐要给孩子脱裤子,却被陈静山阻止了。

陈静山亲自小心翼翼地脱掉孩子的裤子,还不时地询问。

“孩子疼不疼!”

阿木尔或许是第一次感觉到医生竟然也能如此亲切,在看相陈静山和蔼慈祥的样子,内向胆怯也慢慢消失了。

“医生爷爷!不疼!”

阿木尔轻轻摇头,主动和陈静山说话。

这是孩子走进诊室说的第一句话。

将裤子全部脱掉,露出孩子双臀和两条腿。

孩子双臀以下皮肤可见散在性紫红色皮疹。

大片大片的紫红色皮疹,稍微高于皮肤表面,成条状融合成片,虽互不相连,却布满了双臀和双腿。

陈静山轻轻用手按压一下,紫红色的皮疹没有任何褪色的表现。

“孩子,疼不疼、痒不痒!”

孩子再次轻轻摇头:“医生爷爷,不疼也不痒。”

在程静山细心的动作和和善的语气下,阿木尔说话越来越放得开了。

小孩子虽然心智不成熟,还不能完全表达出自己的感情。

小孩子也是最敏感的,谁好、谁坏、谁带着善意、谁又带着恶,他们的直觉往往最敏感的。

陈静山又轻轻地按了孩子两个膝盖:“孩子,膝盖疼不疼!”

小孩子再次摇摇头。

在中医对紫癜辨证中,关节疼痛是湿热型紫癜的常见反应,湿热型紫癜也是最难治疗的证型。

而且在西医的治疗后,病人紫癜的病机常常会出现单一的证型,变成复杂的证型。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再加上西医使用的多是激素类药物和抑制类药物,激素对肝肾的损伤极重,抑制类药物会扰乱人体的气血流畅。

治疗过紫癜的中医都知道,有的接受过西医治疗的病人,治疗起来又漫长又麻烦。

劝大家一句凡是西医内科、免疫科的疾病,一定要先以中医治疗为主,一个解刨尸体的他懂个锤子的生命。

陈静山小心翼翼地提上孩子的裤子,带着孩子坐回位置。

“来伸出胳膊,爷爷给你把把脉!”

小男孩伸出自己的胳膊,陈静山搭在手腕上,脉如琴弦而有力、两尺脉弱。

看来长时间服用激素类药物,确实已经伤到孩子的肝肾。

陈静山松开手:“孩子,伸出舌头,爷爷看看舌头!”

阿木尔舌质红,舌头两侧有明显的肝郁线、舌边有淤斑,舌根凹陷。

孩子的紫癜是血热血瘀之证,又因为长期服用西药,导致肝郁气滞、肾气不足。

孩子身上出现的浮肿,就是因为肾气不足,不能摄水所致。

陈静山拿起孩子的病历本,向病人家属叙述病情道:“病人家属,治疗孩子紫癜之前,要先给孩子疏肝理气、补充肾气。”

格日乐不懂什么疏肝理气、补充肾气,试探地问道:“陈教授,就不能直接治疗孩子的紫癜吗?”

陈静山摇摇头道:“治疗孩子的紫癜需要凉血大寒之药,孩子现在身体不足、身体虚弱,是受不了身体寒热攻伐的,会损伤孩子的肾元、影响他今后的发育。”

听见会影响儿子的发育,格日乐问道:“陈教授,那这服药要喝多长时间。”

陈教授稍微思索道:“先喝一周看看!”

格日乐点点头:“陈教授,我都听您的!”

陈教授拿出处方单写道:柴胡10g、青皮10g、香附10g、枳壳10g、山药12g、生地黄10g、山朱萸10g、茯苓15g、泽泻10g、炒车前子10g、木香5g、甘草5g。

柴胡、青皮、香附、枳壳、木香疏肝理气、山朱萸、生地黄、山药养阴中之真水、化阴中之真气,辅助茯苓、泽泻、炒车前子利水消肿。

陈教授将方子递给格日乐,叮嘱道:“回去先喝七服,如果孩子身上浮肿好转以后,就可以治疗紫癜了。”

西医控制紫癜的过程中,浮肿是经常出现的情况。

治疗紫癜其实就是治血,所有就是要保证气血通畅,治疗紫癜前就要先治疗水肿,纠正西医治疗出现偏差。

陈静山继续叮嘱道:“以前给你们看病的医生,有没有叮嘱过你们忌口的食物?”

“已经叮嘱了。”

“继续按照那份忌口的食物,注意饮食,七天后再过来复查。”陈静山最后叮嘱道。

“陈教授,谢谢您了!”

格日乐起身给陈教授鞠躬。

司机也客气地说道:“陈教授,麻烦您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司机陪同格日乐来到付费窗口。

格日乐将处方单递给收费工作人员。

很快收费人员说道:“一共是九十五元一角。”

听见收费人员报出来的价格,格日乐脸上全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七天的药钱,还没有以前看病一支药的价格贵。

回过神的格日乐交钱后,将处方单递给中药房,随后坐在大厅里等待煎好的中药液。

司机问道:“七天后,我在陪你们来复诊!”

格日乐感谢婉拒:“牛大哥,今天已经够麻烦您了,复诊的时候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司机继续说道:“这怎么能行,赵厅长已经叮嘱我要照顾好你们,直到将病看好!”

赵维忠之所以让司机跟着,也是要了解中医治疗的效果。

这将直接决定他下一步工作如何开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无上神帝 都市超级医仙 江湖遍地是土豪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鉴宝神医 [重生]活该你倒霉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长夜余火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苗疆蛊事
相关推荐:御姐传带个御姐闯江湖斗铠从洪荒新手村开始超神网游之满级大佬空降新手村我在神奈川加载青春失格游戏英雄联盟之千年军阀凡人:我,厉飞雨,属性修仙!我玩游戏就能无限变强今夜与你共沉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