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9 博采众长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短短三日,万朝改天换地。

颜丰惊叹于这场堪称神迹的伟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竟是这次计划的参与者之一。

还是其中格外重要的一环。

与万法界的经历不同,那一次他只是听从宁洛的指示,稍稍统筹了下凌墟舟上的土着修士。

而且那次还有白杨他们助力,并非他一人之功。

但望星界这次却截然不同。

颜丰接手风隐阁后,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在观察万朝,同时向远在中都的宁洛传递情报。

他切切实实有了一种与宁洛同谋的感觉。

虽然听起来有些卑微,但颜丰的确觉着这是一种荣耀。

更何况在看到如今万朝阵线统合,白尘法象拱卫灵树四周的场面之后,颜丰确信那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独力复现的场景。

甚至或许就连忘川神裔中的那些遴选者合力,也未必能够做到。

感叹之余,颜丰也明白,真正的试炼才刚刚开始。

准备工序做得再足,死气也依旧是那个死气。

骤雨消歇。

滂沱灵雨给万朝带来了生机,也给这片天地带来了杀劫!

迷蒙的水雾尚未散尽,转眼就被紫黑色的浓雾所吞噬,死气漫山遍野,倾巢而出!

荒野之上。

大地震颤不止,似有某种异物在地底奔涌,急欲破土而出。

噗。

骨片凿穿岩层,刺透泥壤,露出了细小的尖角。

静寂只维持了片刻,转眼万般骨刺冲天而起,直破云霄!

“对了,你们有踏入过地脉,见过此方天地的太初道果吗?”

“见过,那是一面骨碑,不知是否因为被死气侵蚀,骨碑尤为陈旧,碑文上的字迹也被死气腐化,难以辨认。”

宁洛归去之前,最后问过八方武神,有关望星界太初道果的情报。

得出的结论不算意外,然却有些惊喜。

果然,太初道果的形貌不局限于植物,而是与此方天地的先天法则有关。

根据历史考究,望星界荒古之时,的确存在所谓的先天宝地。

不过与万法界不同的是,当时望星界的先天宝地,都是以骨碑作为载体。

碑文便是先天道纹,供来访者参悟。

再往后的历史便难以考究。

据说可能是因为死气侵蚀,所以先天骨碑逐渐销声匿迹。

但八方武神也有怀疑,是不是因为先人争夺骨碑,才会让黑潮有可乘之机?

猜想不无道理。

或许正因骨碑消失,黑潮的侵蚀才能这般悄无声息,始终不曾被任何人察知。

而且就宁洛的视角,他还想到了另外的一种可能。

地脉界核,是一方乾坤在太宇之中的“坐标”。

那么地脉的异动,是否意味着将坐标暴露给了黑潮?

如果有飞升者还好,但倘若望星界当时既无人飞升,又暴露坐标,那一旦被黑潮盯上,岂不是就只能引颈受戮?

当然,这都是根据结果的逆推,原因未必就真是如此。

总之,既然黑潮与太初道果高度融合,那骨碑的形制,或许也会暴露黑潮的弱点。

冥土,冥尸,冥鼠......

还有纵横地下的死气蠕虫......

表面上看起来,这些秽的形貌与骨碑并无联系,但其中必定存在着被宁洛忽视的隐秘。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圣城之中。

宁洛缓缓睁眼,环顾四周。

这场影响整个望星界的变迁之中,也唯有中都圣城,仍旧岿然不动。

圣城修者甚至有闲暇浸沐灵雨,纵享天馈。

当然,除了宁洛。

“呼......”

“看来,没有发生意外,万幸。”

宁洛瞟了眼传讯玉符,稍稍松了一口气。

宅院中的积水尚未散尽,宁洛躬身接起一抔,随即意兴阑珊地放下。

这灵液,没法用。

掺杂了白尘的灵液,对望星界的修者虽是大补之物,但对宁洛而言,却毫无益处。

甚至都没法拿来画符炼器,也自不可能用以锻冶符铳火炮。

这么看下来,望星界环境对宁洛的限制,可能要远比旁人更为严重。

一通入道,连破数境。

但除了拥有道境层次的力量以外,宁洛的底蕴倒是没有在天馈中获得任何提升。

不过那也无关紧要。

“有八方武神帮忙遴选死士,想来应该很快就能有新弟子入门。”

“嗯......”

“行吧,那就先三分识海,巩固修为,之后再去试探死气。”

死气已然倾巢而出,但与之交手却不能操之过急。

至少就目前看来,万朝守御固若金汤,道宗有充足时间发育,宁洛也可以先确保自身实力。

换言之,相较于和死气拼刺刀,以此置换情报,尽快圈地发育才是性价比最高的抉择。

半月后。

识海三分。

对宁洛而言,就是能力解锁的讯号。

太虚幻剑,赤练龙魂,神霄劫雷,鎏金水刀,四者皆已启用。

只可惜,没有地脉加持,黄泉雷祸和冲虚绝剑都难以见效。

算是被禁了大招。

万一哪片天地无论天脉道海还是地脉界核都被封禁,那天命人又该如何施展拳脚?

宁洛不知。

但想来,那样的世界,理当已经沦陷,再无拯救的可能了吧。

或者......

或者应该去其他天地,先借此入道,再以飞升者的身份祓除黑潮?

可这样的话,说起来,万一飞升者的祖地天地破灭,又会否影响到自身道法?

算了,那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问题。

思维发散到此为止。

宁洛收回思绪,瞧了眼风隐阁的传讯。

[冥土扩张速度极其迅勐,但危险性远不如此前]

[判断只是死气的补救对策,暂不具备实质性的威胁]

[目前除中都圣城以外,万朝拢共统合有四百防卫圈,皆未遭受侵攻]

[道宗无量死士各自就位,风隐阁物资筹备也已完工,运输通路随时都可建立,但有需求,即刻上路]

至少就表面上看来,局势一片大好。

相较于没有天命人的未来,这样的局势说是望星万民的幻梦也毫不为过。

不过潜藏的危机仍然不可忽视。

训练完新兵之后,宁洛眼见道宗无量修者已然近千,局势看似一片大好,其实无非是铤而走险。

毕竟他也不能确保,白尘会不会孤注一掷,在最后关头悖逆截天武神的意志。

这么做对它没有好处。

因为除非死气帮他灭除截天武神的亡躯,否则它的母体永远都会被困在截天武神体内。

但死气不可能这么做。

所以迎接白尘的结局,就只会是沦为死气进化的饵食。

但如果它确信自己已然不存在生路,想为了族群的“光荣进化”献祭自我......

黑潮没有这样的觉悟。

但......

截天武神有。

常人的视角多半会忽视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

黑潮拥有同化与学习的特质,那么它的母体意识在被截天武神镇封的这万千年里,是否会耳濡目染,习得这所谓的“自我牺牲”?

答桉是可能的。

所以最后歇斯底里的叛变并非毫无可能。

局势的确一片大好。

至少在八方武神眼中,在万朝子民眼中,皆是如此。

但宁洛身上背负的担子,却要比旁人更重许多。

因为他要赢的不止是死气,更是要确保白尘没有殊死一搏的余力!

“白尘法象......”

“可以的话,不对,是一定,不能动用提灯。”

“那么如何限制白尘法象?”

“至少只要截天武神的亡躯仍然健在,纵使白尘想要殊死一搏,也只是让白尘失活。”

“它没法接管白尘法象,最多只能违逆截天武神的意志,然后吸引死气过来帮它下手破开截天亡躯。”

“这么说来,其实倒也不算特别复杂......”

“首先,我要确保圣城周遭的安危,确保死气绝无任何可能侵入圣城,攻袭截天亡躯。”

“其次,我不能动用截天之躯,不过以如今的局面来看,本来也用不着它就是了。”

“再者,我需要想个法子,必要时得控制住白尘法象......”

“不仅如此。”

“如果白尘意图自我牺牲,白尘法象失活......”

“嗯......”

“锁阵。”

“我需要锁阵。”

思路完全明晰。

宁洛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不是进一步提升实力,与死气对峙,而是想办法完善锁阵,给望星土着自保的余力。

那么能够仰赖的,除却雷火炮,便是锁阵。

雷火炮......

可行,但造价太过昂贵。

在天道已被白尘侵蚀的当下,宁洛没有充足的物资条件去完成这一工作。

武装圣城便是如今望星界资源的极限,想要让四百防卫圈都武装一遍,纵使时间宽裕,也显然绝无可能。

所以,还得是锁阵。

有锁阵在,只要将四百防卫圈围拢起来,那么纵使白尘法象失活,纵使道宗弟子的实力尽皆跌落,防卫圈也未必没有赢面。

因为......

还有地灵玉在。

“锁阵。”

“或许可以内外协同。”

“对内而言,可以确保白尘法象不会因为母体意识的干涉,而对防卫圈中的住民倒打一耙。”

“对外,就是对抗死气。”

“而是只是应急使用,倒不需要考虑消耗的问题。”

宁洛的考量很简单。

因为如果白尘真的殊死一搏,那局势必定是明显倾向于望星界这一方。

因为它料见了,当死气溃灭,下一个会被磨灭的,就一定是失去了利用价值的自己。

届时白尘法象才会失活。

此前的死气侵攻,倒是都可以用白尘法象拦下。

那么就不用考虑什么续航,什么持续作战的问题。

宁洛要的,就只是防下这最后的反扑,仅此而已。

只要最后这一波顶住,那么无论是白尘还是死气,两边的危害都能够解除。

没有死气里应外合,那白尘再如何淆乱截天武神的意志,也没法夺取控制天地灵气的主动权。

之后就只需要等待漫长的岁月,等待所有沾染白尘的修士尽数亡故,新生的一代纯净无暇,天地间的灵气也再无杂质......

如此,望星安澜。

只是苦了截天武神。

或许......

“或许还得整一个最大规格的锁阵,把截天武神的遗像给镇封住。”

想法足够残忍,然却不无道理。

让这么一个为望星界自甘堕落,苦苦坚守万年前,拖延了局势的大功臣,去承受整个世间的警惕......

确实太过残酷,也很不人道。

但既然都忍了万千年,那么为了最后的太平,想来截天武神也没有拒绝的可能。

那么绕来绕去,最后的结果,无非还是这锁阵一道。

当然。

死气和太初道果的特质也需要调查。

骨碑,冥土......

再怎么说,也不会比黑龙母神恐怖。

纵使没有了冲虚绝剑,宁洛也断无失利的理由。

更何况,他的道解已然更进一步。

思绪整理清晰。

宁洛总算结束了闭关,推门而出。

临行之际,虚空中文字勾勒。

[新的一批无量门徒已然就位]

[我需要你们做一件事]

[让四百防卫圈中,所有懂得锁阵的圣朝军士,全部集中起来一同研发锁阵]

[目标是研制出能够笼罩整个防卫圈的锁阵,而且最好可以临时用地灵玉代替人力催动,只是为了应急,不用考虑续航]

文字消失。

远在南疆的颜丰眉头微皱:“嗯......这,这是否有些为难望星界的土着了?如若他们真的能够做到,那还用得着天命人相助?或者说,万朝岂不是早就统......”

“不对,不对!”

啪。

颜丰一拍额头,勐然醒悟:“坏了,是我浅薄了。宁洛这么做,明摆着就是想要借着四百防卫圈学术研究的机会,趁机偷师啊!”

颜丰终于懂了。

许是因为和宁洛交流越来越多,所以他总算能够勉强跟上宁洛的步伐。

而事实,也确如颜丰所料。

宁洛自然不会寄希望于土着,毕竟他是天命人,如果土着能够挽回败局,那还要天命人干什么?

但是当下的时局,如果防卫圈内的锁阵大师齐聚一堂,谁人还敢敝帚自珍?

没人!

眼下已经无人再有余兴考量自己的利益。

甚至恰恰相反,他们吐露的底牌越多,将来就或许能有越大的功绩。

想来,在久远的未来,当死气的祸乱最终解除,世人却仍旧生活在那笼盖天地的锁阵之中。

当后辈问及,这遮天锁阵是何人所造?

听到的,却是他们的名姓。

那将是何等荣耀!

所以,这是最简单的,获取锁阵知识的方式。

顺便,还能沿途和冥土死气过上两招,探探虚实。

宁洛计定,身形一闪,转眼,便已在荒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都市超级医仙 长夜余火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苗疆蛊事 江湖遍地是土豪 鉴宝神医 [重生]活该你倒霉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无上神帝
相关推荐:山野糙汉轻点宠,买个媳妇好生娃重生八零:嫁给退伍糙汉我被娇养了七零娇软小知青,被全村最猛糙汉叼回家期待在地下城相遇签到演员请就位儒道寻仙自律神豪这个主播有点儿上头医界圣手大隋废太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