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他与他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用错了?凌霄闻言皱了皱眉。

蓝城奕却一脸不悦地看着凌霄:“人已经醒了,你还要抱多久?快让她躺好休息一下。”

“现在还不能躺,”凌霄一脸严肃正经地继续抱着顾小枫,“尧儿给她熬了药,先让她喝药。你去拿药吧。”

“你竟然指使我?”蓝城奕不悦。

凌霄懒得与蓝城奕拌嘴,朝外喊了一声:“第坤,去看看蒙医师的药好了没有,说灵汐已经醒了,可以喝药了。”

“是。”门外第坤应声离开。

“师父,”顾小枫向蓝城奕伸出手,“我想回天隐阁……”

“好,为师这就带你回去。”蓝城奕伸手轻轻把顾小枫从凌霄怀里挖出来,抱在自己怀里,毫不见外地对凌霄道,“灵汐重伤不便见风,你魔界的飞天辇借我一顶?”

凌霄手里一空,脸色阴冷冷地:“飞天辇早已焚毁于天魔宫大火。”

蓝城奕一顿,又轻笑道:“你费尽心思重建魔界,又岂会不重修飞天辇?我看你就是小气不肯借罢了。”

凌霄道:“她现在重伤刚醒,你就想带着她长途奔波?还有,她现在修炼的是魔功,天隐阁的灵气,只会阻碍她的恢复,只有留在魔气浓郁的魔界,对她伤愈才有利。”

“你现在好意思给我说这个,”蓝城奕气道,“到底是谁非逼她练魔功,把她害成这个样子?”

凌霄眸色暗了暗,起身甩袖道:“她该不该留在魔界,你比本座清楚,你若是非要拿她的性命开玩笑,本座随你的便。”

顾小枫见凌霄转身走出了寝殿,眉头瞬时舒展不少。

“好了,瘟神送走了。”蓝城奕扶她在软软的丝枕上斜靠着,轻轻拉住她的手,“太乙门发生的事情,葛崇都告诉我了。凌霄大概也知道了,他在仙门定是有耳目的。”

“是为师不好,因为不想见那些仙门掌门,所以没有去现场,只能通过葛崇的嘴帮你说话。后来听到你可能受了重伤失踪,师父真的很自责。灵汐,是师父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师父……”顾小枫这才知道,原来葛崇当时一直帮她说话,是蓝城奕在背后指点。她心中感动,又积攒着许多委屈一时无法宣之于口,忍不住扑簌簌掉眼泪。

蓝城奕半抱着她,拍着她的背,柔声几句安抚住她的情绪,“没事了,灵汐……告诉师父,究竟是谁刺伤的你?”

除了韩深,还有人想让她死。这人究竟是谁?

顾小枫眼皮垂下:“我没有看清。”

蓝城奕默了默,道:“贺澜渊真是让我失望啊。”

“……”顾小枫刚想说不是澜渊,蓝城奕接着道:“他竟然让人在眼皮子地下差点杀了你。”

顾小枫默然。

想到澜渊用剑刺向他时,那对她厌恶至极的神情,顿时心中一阵绞痛。

蓝城奕忽而平静地问:“灵汐,你真的一点都没有看清?”

“……当时寒武洞很黑,又是晚上,我确实没有看清。”

“灵汐,”蓝城奕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寒武洞只有太乙门本门金丹期以上弟子才能进入?”

“?是吗?”这顾小枫倒是忘了。蓝城奕怎么什么都知道?

“所以,杀你之人,只可能是,太乙门弟子。”

顾小枫心中一慌,假装没有听见,说自己有点头昏。

蓝城奕忙问她怎么了,这时,凌霄又返回屋内,手里端着一碗药,正准备往床沿边坐下,蓝城奕却自然地伸手把药接了过去,“多谢凌尊主送药。——灵汐,来,把药喝了。”

凌霄手里落了空,屁股还未落榻,便又只能起身,转身坐在了大床对面的矮榻上。

蓝城奕温柔地扶起顾小枫让她靠着一个舒服的姿势,拿着小勺喂了一口药给她,那苍白的小脸顿时挤成一团:“好苦。”

蓝城奕从乾坤袖中掏出一包蜜饯,哄她道:“喝完药就给你吃甜的蜜饯。”

“那我一口闷下去好了,这样小口喝更苦。”

顾小枫勉为其难地握着碗,仰头一口喝掉。

蓝城奕立刻递了一颗蜜饯到她嘴里:“怎么样,蜜饯是不是很甜?”

顾小枫点点头。

蓝城奕又贴心地问顾小枫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喝什么,顾小枫又摇摇头。

凌霄眉心拧成沟壑,觉得眼睛刺得生疼。什么男子会随身带蜜饯?恐怕只有蓝城奕这种风月浪荡的家伙。

“你怎么还不出去?”蓝城奕奇道。

“这是本座的寝殿。”凌霄道,“要出去也是你出去。”

“也是。我这就带灵汐去其他房间。”蓝城奕说着就要去抱顾小枫。

“整个天魔宫,魔气最盛的,就是本座的寝殿。”言下之意,在这间屋子里面养伤是最有益于顾小枫的。

蓝城奕一顿,松开了顾小枫:“多谢凌尊主美意,那便先在你这屋里待几天。”

“……”

“是谁对你动的手?”凌霄突然盯着顾小枫的眼睛问道。

这个问题蓝城奕刚才已经问过,凌霄当时不在自然就没有听见,然而顾小枫显然不是很想搭理凌霄,只敷衍道:“不知道,太黑,没看清。”

凌霄嗓子里发出一声冷嘲。

“你伤口残留的是太一剑法的剑气。懂太一剑法的人,必定是太乙门金丹期以上弟子。但是,能留下这么重剑气的,如今整个太乙门,不超过五人。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他要杀你,你却还想着替他掩饰?”

凌霄用洞穿一切的眼神看着顾小枫。

猝不及防地被凌霄问住,顾小枫满脸惊愕。

连蓝城奕都神色一凛:“你如何知道,那是太一剑的剑气?”

凌霄冷冷道:“仙门所谓君子四剑,太一剑、玉昆剑、九阊剑、长雪剑,这四种剑法,本座无一不知。”

“若不知己知彼,本座如何轻言,覆灭整个仙门?”

蓝城奕虽然猜测进入寒武洞的或是太乙门金丹期以上的弟子,却无法判断那剑气来源。凌霄说自己对君子四剑“无一不知”,那绝不是普普通通了解个大名就凭空夸下海口,他必是对每种剑法有了更深的了解。

“君子四剑”是各个仙门绝不外传秘技,凌霄又是如何了解的?

蓝城奕很快猜到了原因。想到这里,他不免陷入深思。

凌霄继续道:“你一心把太乙门当成自己的师门,他们却要你的命。当初你执意要离开魔界,如今可有后悔?”

顾小枫的手紧紧攥着被褥,硬着头皮虚弱地回道:“是不是太一剑刺的我,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我是后悔,不过是悔自己不能早些离开魔界。”

蓝城奕简直被凌霄气笑,他是真不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让灵汐有多讨厌他?眼下灵汐这般虚弱,他还往人心头火上浇油,真是可恨加倍。他骂道:“若不是你带她到魔界,逼她炼魔功,又怎会害她惹来这些祸端?你还敢问她后不后悔,你要不要脸啊!”

“呵,就因为她在魔界待过,仙门就认定她不是好人。是啊,他们一向如此‘明辨’是非。”凌霄冷笑一声,意有所指地嘲讽道,“蓝阁主,仙门人的这些德性,你不是比我更清楚?”

蓝城奕不客气地回道:“凌霄,我不想跟你逞口舌之争。你要报仇我拦不住你,但是,如果你非要再牵扯我的徒儿灵汐。我绝对不会轻易答应。”

凌霄心中暗中思忖:这小丫头明明是太乙门的小弟子,蓝城奕竟然如此的在意她。这丫头究竟有什么魔力?抑或她有什么来头?

可是据第坤调查,这丫头明明不过是顾家村一个普通农户家的孩子罢了。

看来,他更得把这丫头留在身边,仔细调查一番了。

蓝城奕握住顾小枫的手,轻轻拍了拍,柔声安抚道,“你刚伤愈,别动气,好好休息一下,少说话,少听不想听的人乱吠。”

“……”凌霄被人骂是乱吠的狗,气得毛发都要横飞出去。顾及到床上的重伤病人,生生忍住没有发作,干脆又转身出了房间。

屋内只剩下两人,蓝城奕知道凌霄这次并未走远,于是示意给顾小枫知道。

顾小枫点点头,低声道:“温掌门的死,确实是我的过错。”

“傻丫头,明眼人都知道,那是韩深嫁祸于你。”蓝城奕耐心解释道,“虽然温掌门身上没有其他伤口和中毒迹象,但是要让一个人短时间内僵住不动,还是有不少法子的。”

“有什么法子?”顾小枫问。

“比如说,涂山派的冰肌梅花针。那种暗器凝水成冰,打入人体内很快就会化冰成水,除了留有伤口之外,不会有任何痕迹。如果恰巧你的七绝绫打在了冰肌梅花针的伤口上,那么原来的伤口,就会被新伤口覆盖。”蓝城奕温和地解释道。

顾小枫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可当时只有我们三个人,并没有涂山弟子在……师父,还有没有其他方式呢?”

“还有一种精神控制术,可以短时间内控制对方按自己的意愿行动,只不过这种控制术有比较大的反噬,轻易不会有人使用。另外还有一种高阶傀儡术,可以利用特定的傀儡,操纵人的行动,不过这种傀儡术必须要有被操纵者的身体发肤作为介质。”

原来有这么多法办法可以控制一个人的动作……

“那,既然、师父知道的话,那仙门……”顾小枫尽管虚弱,但太想知道韩深究竟是怎么陷害她,仙门中又为何有人笃定是她杀人,带疑问正要追问,却听见殿外传来凌霄冷冷的声音打断道:

“蓝城奕,她刚刚重伤苏醒,你非要让她说这么多话,伤了她元气才满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江湖遍地是土豪 长夜余火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鉴宝神医 [重生]活该你倒霉 无上神帝 苗疆蛊事 都市超级医仙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相关推荐:影帝的美艳渣妻权臣的佛系娇妻科技树保姆极品最强大少福妻高照妻手遮天:全能灵师零售我为王穿越之商女悠然末世之深渊召唤师天行战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