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过了一会儿后,远处的海面上忽然黑云密布,风雨交加,无端的出现了一个十来丈宽广的巨大漩涡,里面隐隐有低沉的轰鸣声传来。

赵墨身形一晃后化为一道金虹飞到了半空中,注视着下面的一切,眼中精光闪烁。

漩涡中几声闷响传来,一团黑气裹的一只妖兽就蹿了出来,这只妖兽体形不小,有十数丈的样子,但却异常暴躁,冲着霓裳草的方向,不停发出阵阵低吼声。

上方的赵墨脸色闪过一丝轻蔑之色,虽然有黑气阻挡,无法看清妖兽的真身,但从中散发的灵气看来,只是一只六级妖兽罢了。

霓裳草的效果实在惊人,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黑雾中的妖兽,就己经被霓裳草散发的气息,刺激的发狂了,一声巨吼之下,就向着这片珊瑚礁扑来,所过之处掀起的十几丈高的巨大海浪。

眼见黑气渐渐逼近珊瑚礁数十丈的距离,赵墨单手一翻,一块巴掌大的五色阵盘出现在了手中,接着手掌上金光一闪,毫不迟疑的往阵盘上轻轻一击,刺目的五色灵光,顿时从盘上绽放开来。

下一刻,十几道水柱同时从海中喷射而出,接着一层薄薄的白雾随之出现,一下将正经过此地的黑气笼罩在了其中,黑气中的妖兽显然吃了一惊!

但很快疯狂战胜了理智,两只巨大的蟹钳从黑气中蹿出,勐然狠狠的想着白雾剪去,只听“卡察”一声,蟹钳剪到了空处,只留下蟹钳摩擦的声音。

黑气中的妖兽见一击无功,两只蟹钳狠狠的敲击在礁石上,无数石块夹着黑气向四周散射而且,让白雾一阵的震动,变得稀薄了不少。

赵墨见此眼中寒光闪过,对着五色阵盘一指,在黑气上空,一阵低吟声传出,接着五色霞光蓦然出现,向着往黑气就是一扫,顿时黑气被霞光扫的一阵震颤,随后一阵惊恐的怪吼传出,浓稠的黑气溃散了干净,露出了里面的妖兽。

一只七八丈长的暗青色巨蟹出现在那里,两只碧绿的眼珠,正放射着愤怒的目光,随即怒吼一声,身上的黑雾在发浮现,眼看就要再次渐渐浓郁。

赵墨手一翻一枚黑色的圆环出现在手里,轻轻一抛,圆环嗡的变涨,化为一道黑光打在巨蟹的小脑袋上,顿时一声惨叫发出,而后一道金光闪过脑袋,被斩落下来,喷出一片绿血。

见此赵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微一晃手上的阵盘,周围的白雾马上分出一条路出来。

赵墨将山岳环和太白长庚剑收起,一翻手一件漆黑如玉的小瓶出现在手中,赵墨来到巨蟹的尸身旁边,没有迟疑的伸出一根手指,口中念念有词,指尖处有白光亮起,在咒语声中,白光渐渐耀眼起来。

赵墨指尖处有白光中激射而出,化为数道纤细如丝的白线,一下没入巨蟹掉落的头颅之中,接着手指微微轻弹了几下,一团拳头大小的绿光被几道白线束缚着,从巨蟹的头颅内被牵引出来,拉向赵墨手中漆黑的玉瓶。

绿光似乎察觉到不妙,一路上拼命的挣扎晃动,这是都无济于事,被慢慢拉了过来,在离玉瓶数尺许远的地方时,绿光团被瓶中自动飞射出一片黑光罩住,然后“波”的一声被卷入其中不见了。

见此到如此顺利,赵墨面露喜色的点点头,这兽魂可是仅次于妖丹的值钱物品呀,然后几步上前,在那巨蟹尸身中翻找了一会儿,一颗澹蓝色的圆球被抓在手里,与前几天的五级妖丹想比,这六级妖兽的内丹不但大了一圈,并且呈现半透明的颜色,隐隐放出炫丽的光芒,显得美丽异常。

微微看了几眼后,赵墨将这颗内丹收进储物袋中,再看了看巨蟹的尸体,然后单手一抬,两道金光划过,两只巨大的蟹鳌被整齐的斩切了下来,再次手一挥,巨蟹的盖甲被掀起,露出里面的蟹黄,看着倒是很有食欲,不过赵墨倒是不准备吃,一挥手两只蟹鳌和顶盖被收了起来。

随后又施展一种魔道法术,将妖身中的血液全部抽出存放在一枚血色玉瓶中。

而后赵墨又不慌不忙的飞回霓裳草附近,继续盘膝坐下,他相信这片海域,肯定不能只有这一只六级妖兽,在下次催熟之前至少还可以在等来一只妖兽的。

果然没有出赵墨的预料,过来三天又招来了一只六级妖兽,这次招来的是一只硕大的章鱼,除了收魂和妖丹之外,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没多久再次到了催熟的时候了,赵墨拿出装有造化玉露的瓶子,将数滴玉液倒在上面,第三天后,霓裳草展开了第五片叶子,更加浓烈的诱妖气息浮现,赵墨这次变得谨慎起来,毕竟七级妖兽不会是那么好对付,万一有几只一起过来,他总也要手忙脚乱一下。

第五片叶子展开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这一天风平浪静,连海上的波涛似乎都停了,只是这非但没有让赵墨放松警惕,反而更加脸色凝重了。

渐渐的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平静的水面倒影着月亮,让四周显得如此安静,这让赵墨不禁感到心里一阵的安心宁静,竟然有种想睡觉的感觉。

突然赵墨眉心一阵清凉传出,赵墨眼中精光闪烁,心里一凛,自己竟然差点找了道,在海上这么安静明显不正常啊,显然是有迷惑心神,可以控制水浪的妖兽到来了。

赵墨按照反思了一下自己的大意,而后手中一翻五色阵盘出现,手上金光闪烁,阵盘散出五道五色霞光,周围澹澹的白雾浮现,雾中闪烁这似有似无的五色灵光,那种奇怪的感觉消失了。

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赵墨脑袋似乎被重击了一下,有些发懵,幸好眉心有清凉之意闪过,没有受多少影响,而原本平静的水面狂风大作,骤雨倾盆,乌云遮住了月光,大风卷起百余丈的巨浪吞向赵墨选定的位置。

巨浪一层层的叠加,渐渐的将大部分的礁石淹没,如银河倾泻便拍下。

若是普通的海浪狂风也就罢了,对于修仙者来说虽然麻烦了一点,但也没有太过将其放在眼中。

只是这巨浪很明显是妖兽御使,不是一般的海浪可比的,就算伤不到赵墨,但也会让其手忙脚乱一下。

想到这里,赵墨加大的法力输送进五色阵盘之中,顿时阵法五色灵光闪烁,随着他的法力不断注入,霎时间蓝光大盛,随即赵墨的印决一变,阵法之中的寒气渐渐浓郁起来,最终巨浪拍下来之前,将其化为一块巨大的冰块。

眼见奈何不了阵法,一声怒吼从海中传来,震裂了一冰渣随后一道黑影渐渐从海底不断的浮现。

海面也随之不断的上升,随着海水的上浮,黑影裹挟着巨浪直直的向着巨大的冰块撞去。

刹那间一根莹白色的尖刺刺破海水撞在冰块之上,只听见卡察一声,冰块纷纷碎裂,尖刺撞到一层薄薄的五色光幕之上。

尖刺刺入光幕不但没有将其刺破,反而如同陷入了沥青之中一般,任凭其如何动弹,都无法再深入半分,就算是想要抽身离开也做不到,陷入了困局之中。

也就在这时,海水退却,将妖兽的真身显露了出来,这是一只身长过百丈的鱼妖,长相酷似赵墨前世见过的独角鲸,只是其鱼鳍是墨蓝色,通体颜色偏黑,而一条金线却贯穿整个鱼身,熠熠生辉。

“金线蓝鳍鲸!”赵墨见此妖兽有些吃惊道。

赵墨倒是没有想到,这株霓裳草竟然可以引来一只深海妖兽。

金线蓝鳍鲸,一般只生活在深海之中,其天生具备控水的神通,在海中不会比一般的七级妖兽差,最主要的事,这妖兽的眼见是炼制明障丹的主药,明障丹可以用于结丹境小境界上突破,正是赵墨此时需要的东西。

而且在这妖兽的体内还有一定的几率,凝结出避海心,这乃是炼制避水法宝的绝佳材料,若是加上其他的灵材,那么万丈海底,对持宝者来说就如同平地一般。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赵墨这次误打误撞将其困在阵法之上,让其离开海水,一身神通剩下不到十分之,到是让其省了不少时间和力气。

随着这鱼妖的不断挣扎,五色光幕开始不稳起来,赵墨见此,眼中寒光一闪,手中山岳环祭出,直接化为数丈大小击在此妖的头上,将其直接砸死,随后便是分割材料的一套流程,可惜没有找到避海心。

在接着猎杀一波妖兽后,赵墨选择了离开,换其他地方猎杀,就这样时间在其猎杀妖兽和修炼之间慢慢的流逝过去。

这一天赵墨刚从外星海的某一片海域之中猎杀妖兽回洞府,竟然意外发现一队十几名修为不一的修士,在不断的搜寻着什么。

这些修士中,大部分都是筑基期的修为,结丹期只有三人,其中一名结丹中期,两名初期。

“秋兄,那只六级妖兽真在附近吗?我们可已经在这海域寻找了数日了。搜索范围也一再扩大,不会情报有误吧?”一名面色澹金的中年修士,脸现不耐之色说的问道。

而他问话的对象,是身侧一位神色阴厉的鸠面老者。

老者正是此行人中修为最高的结丹中期修士。

“闵道友何必心急!我们得到的消息只是大概的位置。就是有几日误差也是正常的。这总比我们在其它海域四处乱撞的强。我相信给我情报的那厮,还不敢欺骗老夫的”老者神色不变的澹然道。

“那只妖兽会不会已离开了此海域,或者此处根本不是它的巢穴所在。”另一位面容凶恶的大汉,也忽然开口道。

“不会的。这是只稀罕的琉璃兽。我们用神识刚才扫视过了附近的海底,下面全是此兽最爱食用的三色藻,它巢穴绝对不会离此太远的。”鸠面老者平静的肯定道。

似乎鸠面老者在三人中威望颇高,其余二人听了这话,就不再说什么了,继续放开神识不停的寻觅着四周。

至于后面那些筑基期修士,多半是他们的子侄和弟子自然没人胡乱的上前插言。

这队修士在三人的带领下,又在这片海域寻觅了大半日,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这下就连鸠面老者,也眉头微微皱起。

“咳!原本在深渊待的好好的。即使不能说月月有收获,但一年取到三四枚高阶妖丹,还是有可能的。可如今倒好,自从离开了那里,这两年我们总共才捕杀了两只高阶只妖兽。连人手一只妖丹都做不到了。”澹金面容的闵姓修士又抱怨了起来,仿佛一肚子的闷气。

“好了。深渊现在什么情况,闵兄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去深渊,根本不是捕杀妖兽,而是去自寻死路。”

“说来也真邪门!原来的深渊虽然说不上安全,但只要机灵一些,不往中心区游荡,倒也活的滋润。

可如今倒好,从两年前那场妖兽暴动开始,整个深渊就彻底成了禁区。凡是穿进去的高阶修士,几乎都是有进无回。就是去年那次,几名元婴期老怪联手,一口气冲进中心区想探个究竟。

结果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级别的妖兽,最后竟又惊恐的逃了出来。甚至其中的四法上人,只剩下了元婴才得以活命。看来这奇渊岛,真的待不长久了。”接口的凶恶汉子有些心有余季,面色微白的说道。

“宣道友说的有些道理。虽然深渊中的妖兽还算老实,至今没有出过深渊一步,但谁知道这些妖兽哪天狂性大发,忽然一涌而出。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等的确不得不防!”鸠面老者闻言后,沉默了片刻,脸皮抽搐的说道。

看来对深渊妖兽的事情,老者也是闻言色变。

“可是现在,星宫和逆星盟仍在那边打得不可开交。传送阵至今还是能出不能进,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了。”闵姓修士却苦笑了一声,一脸的无奈之色。

“哼!这可不一定。”凶恶相貌的汉子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

“哦?莫非宣兄另有什么路子?”闵姓修士先是露出讶色,但随之精神一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鉴宝神医 [重生]活该你倒霉 江湖遍地是土豪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无上神帝 长夜余火 都市超级医仙 苗疆蛊事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相关推荐:红警之机械公敌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重生之逆流十年混在漫威的霍格沃兹教授旅行青蛙:我一种田就开挂怎么滴我在凡人养了一只旅行青蛙红旗招展的岁月凡徒全民领主:开局一座怪物岛开局获得SSS兵种黑暗精灵女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