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枢机内的灵魂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苍鸟种印记...你的意思是,你掌握了相关的线索?”

“如果我说,苍鸟种印记就在我这里呢?”

费舍尔的话语一出,瓦伦蒂娜身边的所有人都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他,就连瓦伦蒂娜的眸子里都生起了一层层不平的波澜,就如同一片寒泉之中的涟漪一般,她的眸子里闪过了一点思索,随后忽然开口道,

“我之前和费舍尔先生提到过,我们之所以会去到那座南大洋中央隐藏卷轴的小岛上就是因为我们曾经在弥亚国境内的雪山附近发现过一位古老苍鸟种的陵寝。在地宫之中我们发现了那座岛的位置与埋藏起来的古老历史,但很快我们就在地宫之中发现了一个盗洞...”

“有人先一步抵达了盗洞,将里面最宝贵的随葬品顺走了。”

她轻轻摸索着手上的戒指,那戒指的材质宝贵,仿佛温玉一般的材质怎么抚摸都不为过,即使是在室内也显得颇有神采,

“弥亚的官方告诉我们,被窃走的物品是一块珍贵的臻冰,是外国的人雇佣了本地的盗匪做出的这种事。我们怀疑苍鸟种印记和那块臻冰一起被窃走了,但上周将臻冰带回的弥亚军方却告诉我们,在那里并没有发现印记,只有保管物品的开拓公司员工...”

费舍尔笑着点了点头,开口道,

“你猜的没错,他们窃取的物品中的确有苍鸟种印记。”

“我跟随着阿拉吉娜船长从南大洋进入了东大洋,在帕特硫申岛途中停靠补给的过程中碰见了我的老冤家纳黎的人。你知道的,费舍尔·贝纳维德斯这个名字在纳黎可是意味着1000万纳黎欧的。”

“我与那里的海外隠事局成员发生了冲突,虽然侥幸脱身,但他们的身上有远程通知官方的通讯魔法,我的行踪也因此暴露在了圣纳黎的眼中。为了不拖累冰山女王号,我才中途离开拿着苍鸟种印记不远万里来到北境,希望能得到图兰家族的庇护的。”

瓦伦蒂娜旁边的巴尔扎克撇了撇嘴,言语颇为轻佻地看着费舍尔猜测道,

“也有可能你就是纳黎开拓公司的员工呢?他们将苍鸟种印记给了你,让你混进我们的队伍中,企图如强盗一样从霜雪梧桐树这里窃取更多的财富与秘密...”

虽然菲莉丝和巴尔扎克不算对付,但至少在“反费舍尔阵线”上他们俩的意见出奇意料的一致,对于这位外来的纳黎英俊绅士他是一点也不相信。

明明他是很讨厌菲莉丝这样的文盲的,但不知为何,在与费舍尔这样比自己懂得更多的学者相处时他也感觉不到高兴,就好像属于自己的风头被人抢走了一样。

费舍尔摇了摇头,但却没开口对巴尔扎克的话语做驳斥或是额外的解释,只是用目光依旧直直地盯着眼前的瓦伦蒂娜,

“恐怕我再怎么解释都于事无补,那还是将想问题的层面放在单纯的交易上吧,既然是交易当然有受骗上当的风险,不过瓦伦蒂娜小姐大可以规避这一次风险,只要你确定能从其他的渠道找到苍鸟种的印记就好。”

苍鸟种印记就在费舍尔身上,无论瓦伦蒂娜再怎么找渠道最终都还是会回到费舍尔的身边,他并不担心对方会不答应。

“苍鸟种印记...就在你的身上?”

瓦伦蒂娜摩擦着手上的戒指,思考一秒之后她澹银色的眸子微微闪动,虽然眉目没怎么变化却还是透露出一股明显的兴奋感来,同时也如此对费舍尔开口问道。

“抱歉,在瓦伦蒂娜同意交易之前我还是不要说出更多关于筹码的信息比较好,这样通常会引起更多的猜忌不是吗?我要的东西很简单,图兰家族的庇护以及和你们一起进入霜雪梧桐树的资格。”

瓦伦蒂娜小姐还是太年轻了,这种明显的意动在谈判和交易时都是绝对不能露出的表情,因为这会给对手以把柄,让他踩住你的意动拓宽谈判的拉扯空间。

所以当瓦伦蒂娜看着眼前的费舍尔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她那好不容易升起的兴奋感便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小脸一跨地变得不高兴起来。

但那不高兴的小表情也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秒就如同被埋在了厚重的北境冰雪之下看不见了,她稍稍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扶住脸颊,随后透过指尖的缝隙看向了眼前的费舍尔,

“费舍尔·贝纳维德斯先生,图兰家族用人向来不考虑出处,只要我们的目标一致就有合作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次见面我就敢于邀请你加入我团队的原因。”

“既然是交易,而你也拿出了图兰家族所青睐的筹码,我们当然也乐于先一步兑现你想要的东西。但提醒你一句,不要拿空头支票来哄骗图兰家族...图兰家族对于霜雪梧桐树志在必得,我们必须要抵达那里,欺骗带来的后果将是你不可想象的。”

她娇小的身体依旧坐在轮椅上,她的双腿似乎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如同累赘一般一动不动,病累娇弱的躯体却丝毫没有阻拦她体内蕴含的来自于北境势力最大家族图兰家族的压迫感。

这样的压迫感对于不是北境人的费舍尔而言有所减弱,他之前只是对于这个家族的势力有一定的了解,大概也只是清楚他们家是做矿石贸易起家的,现在则致力于在北境各地投资。

“当然没问题,那交易就算是达成了?”

瓦伦蒂娜点了点头,开口道,

“今晚我们就会和尹洛丝修女一起离开萨丁女国前往涅巴伦国,你和我们一起出发吧,中途我们再来谈一谈关于交易的事情吧,费舍尔先生。”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没等身后的赫尔多尔推自己便自顾自地坐在轮椅上行向了教堂门外,巴尔扎克和菲莉丝都只是打工的,自己的老板做出了决定他们没有干涉的权利,所以只是瞪了椅子上的费舍尔一眼之后便也跟着瓦伦蒂娜一起走出了教堂。

赫尔多尔却没急着离开教堂,反倒是看向了依旧坐在椅子上的费舍尔,脸庞之下不断喷涂出灼热的蒸汽,但费舍尔却没在他体内看见任何可供煤炭燃烧的地方,这样神奇的构造也让费舍尔愈发相信眼前的赫尔多尔与枢机卿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外面的瓦伦蒂娜已经逐渐远去,费舍尔还以为他马上就要枢机卿上身和自己谈论一些关于厄尔温德的情报,没想到他却忽然说了一句让费舍尔摸不着头脑的话,

“滋滋...真没想到,那位大名鼎鼎的费舍尔·贝纳维德斯竟然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海尔森的学生,早在之前我就该想到的。”

“你认识我的老师?”

赫尔多尔的机械脸庞上没有任何可以辨认的表情,就连语气也显得有些僵硬,一如构成他如今身体的那些组件一般,

“滋滋...不算认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当时我曾经参加过纳黎魔法协会的展示会,我在那时见过他,他与另外一位纳黎的魔法大师联手设计了一个全新的环首,震撼了世界的魔法学界。这让与他同龄却一事无成的我颇为遗憾,更加努力地研习起魔法来。”

重力魔法?

海尔森老师和那位重力魔法大师合作设计重力魔法的时候应该是几十年前,海尔森老师年轻时候的事情了,而眼前的赫尔多尔却说当时他和海尔森老师同龄?

等一下,眼前的赫尔多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他不是枢机卿制成的枢机吗?

费舍尔感到有些惊讶,但眼前的赫尔多尔却并不意外他会感到讶异,他脸下的蒸汽更盛,呆板的语气里也首次出现了人性化的笑意,

“滋滋...这是一件令人惊掉下巴的事情,对吧?谁也想不到苟活在这一身机械中的男人竟然已经是一个如此苍老的家伙了,不过虽然换了身体,我却感觉依旧会衰老,我最近都开始感觉到脑子不太灵光了...”

“滋滋...扯远了,你是海尔森魔法师的亲传学生,瓦伦蒂娜还年轻,在家族里待的时间也很久,对于纳黎的事情当然不怎么了解,海尔森的徒弟不会是一个恶人,她会明白这一点的...她只是,对于霜雪梧桐树太渴求了,你之后就会明白的。”

“滋滋...总之,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费舍尔·贝纳维德斯先生,我是赫尔多尔·图兰,图兰家族的成员,也是一位不算入流的魔法师。”

赫尔多尔轻轻向着费舍尔伸出了右手,仿佛那原本死气沉沉的机械中出现了生动的灵魂一般,费舍尔愣神之后对着他同样伸出了右手,轻轻相握近距离接触之后,他才忽的发现对方机械的手臂之中闪烁着一点点澹蓝色的流光。

而这流光,费舍尔只在枢机卿的枢机身上见过...

“很高兴认识你,赫尔多尔先生。”

“滋滋...”

赫尔多尔一边点头表示答应,但脸下的蒸汽似乎不受控制地涌出,将他的脸庞衬在云雾之中,放开费舍尔的手之后,他便也扭头跟着巴尔扎克他们一起离开了教堂内。

坐在原地的费舍尔转了转手中的金属卡片,他已经再三确定过了,那靠近自己的枢机就是赫尔多尔。

“看来,图兰家族里也有许多的麻烦事啊...”

“真是见了鬼了,怎么和你在一起就会出这么多的怪事,他到底是人类还是机械?”

刚刚谈正事时缩入费舍尔口袋里的埃姆哈特这时终于探出了脑袋来,其实原本他也是可以待在费舍尔肩膀上听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着费舍尔和其他女性对话,他就总是忍不住想要提醒对方快跑。

“费舍尔...先生...那个,能不能帮一帮...我,那个,带的东西有点多,很重...”

费舍尔闻声扭头看向了身旁的母神像方向,却见在那母神像的背后,大着肚子的兔子修女尹洛丝单手拽着后面包成一大团的袋子,那袋子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到底装了一些什么东西,但应该还去了楼上的钟楼,怪不得这么久都没下来。

只不过当费舍尔对方那捂着小腹气喘吁吁的模样,他就有一种让妻子怀孕之后还让她干脏活累活的负罪感,虽然实际上她并没有孩子就是了。

“我的老天,你是要把你的教堂整个搬走吗?而且,我更想问你是怎么把那一大袋东西从楼上搬下来的。”

坐在费舍尔肩膀上的埃姆哈特撇了撇嘴,无情地如此吐槽道。

“哎?这些都是夏露修女留下来的东西,还有一些是教堂里面值钱的东西,如果离开的话恐怕他们都会被人偷走的...”

费舍尔无语地看了一眼那袋子里装着的瓶瓶罐罐,就连那些腌制的酸菜和调料她都给带上了,看来她的抠门程度和自己有得一比。

“值钱的东西?你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让我康康。”

就在此时,费舍尔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对松饼一样的狮耳,那狮耳在听到尹洛丝之前的话语之后欢快地抖了抖,随后费舍尔便觉得身旁有什么人凑了过来,满眼放光地打量起了尹洛丝袋子里的东西。

正是瓦伦蒂娜手下的财迷,狮人种菲莉丝。

“切,这都是一些什么垃圾啊,还说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害得我白高兴一场...哦,对了,差点忘了,老板让你们快一点,我们还要坐船离开萨丁女国呢。”

菲莉丝在看清袋子里面的东西之后便颇为失望起来,她嫌弃地从费舍尔身旁退开了好几步,殊不知她这简单的话语立刻让眼前的尹洛丝修女表情变得可怜起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我...我还是把这些东西放在教堂里面吧...”

尹洛丝的耳朵低垂了一点,又哭丧着脸想要将那一大袋子东西拖回房间去,不过费舍尔却不忍心再看她这样费力地拖动物品了,他伸手轻而易举地拽着那大量的物品回到了房间前面,随口安慰她道,

“没关系的,图兰家族买下的地,炉乡堡市长如果不是蠢猪的话应该会帮你照看一下...”

“嗯...嗯。”

尹洛丝捂着自己的小腹乖乖点了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红润了片刻,跟在了费舍尔的后面一起走向了教堂外面。

“冬!冬!冬!”

她最后听了一次教堂的钟声,但这样的安宁的钟声却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勇气,她有些不太自信,尤其是对于之后的旅程。

但既然她已经决定了要迈出这一步,要回去见自己已经死去的亲人最后一面,那她就应当要鼓起勇气才对...

她默默地在心中祷告了一次,祈求天穹上的母神注视和庇护自己。

门口的马车没有空间魔法但还算宽敞,瓦伦蒂娜、巴尔扎克以及菲莉丝都坐在车厢内,只有枢机人赫尔多尔待在马车外驾驶马车,

“费舍尔先生,尹洛丝修女,先上车吧,外面很寒冷,我们现在就去往港口,今晚就会离开萨丁女国...”

费舍尔点了点头,将尹洛丝修女先送上马车,就在他即将上车的时候却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轻轻扭头看向马车侧面,却见那车窗的窗帘被稍稍掀起一点,露出了其中那正在注视自己的一双澹银色眸子。

在费舍尔扭头看向那双眸子时,那窗帘便突然放下,遮蔽住了那窗帘背后属于瓦伦蒂娜的视线。

“算了,里面看起来有点挤,我和你坐在外面吧。”

费舍尔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苗疆蛊事 [重生]活该你倒霉 江湖遍地是土豪 无上神帝 鉴宝神医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都市超级医仙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长夜余火
相关推荐:特别考古队满级考古大师模拟考古:开局挖祖坟,你可真刑我有无数法术位法术即真理向往的生活:传奇归来!联盟之竞技之魂都市至强者降临红楼之不要拦着我上进神秘复苏之白色领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