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撞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零八年,是有些特殊的一年,那年发生了几件大事。512汶川地震,8月份的北京奥运会,即便是十几年过去,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

对于凡平来说,还有一件事情,也发生在那一年,同样也让他很难忘记。

那年过完春节刚上班,公司就安排他到陕北一个小县城出差。

出发那天刚好还是情人节,这让才从老家过来,刚见到于凡平的女朋友,很是不高兴。

当时他刚到县城,恰好撞上当地祭祀大仙的活动,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于凡平就直接,从祭祀的队伍当中穿了过去,当场被祭祀的人群给抓了,让人痛斥了一番后,他们还要于凡平给大仙下跪,祈求大仙的恕罪。

于凡平当然不答应,还跟他们发生了一点肢体冲突,幸好有在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出面,那些人才算是答应放了他。

就在他离开的时候,一个头上戴着,用黄表纸作成冠帽的神汉,愤然的对于凡平说:

“你个闷怂后生毕咧!咥活的很嘛,等大仙怒咧,你就日踏了!”

神汉这是说于凡平个傻瓜后生完了,现在厉害的很,不过等大仙发怒,那他就完蛋了。

于凡平知道神汉说的是什么意思,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还是没有理睬就离开了。

晚上跟客户一块吃饭,谝闲传,也就是闲聊的时候。于凡平想起神汉对自己的讥讽,心中有些不忿,就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客户听了之后,却是非常忧心的对于凡平说:

“你是外乡人,不知道咱制达的事。制达的大仙可是灵蹭的很,你得罪大仙可是个日捻的事,可不敢瓷马楞登的不在意。罢咧,额还是帮你寻哈老倌吧。”

客户这是告诉于凡平,他是外地人,不知道当地的事情,他们这里的大仙非常的灵。他提醒于凡平,得罪大仙可是一件麻烦的事,不敢大意。最后还好心的提出,事后帮着去找神汉,替于凡平向大仙求情。

不过,于凡平对客户的提醒,并不在意,更不会拜托客户去找神汉。

由于距离住的宾馆并不是很远,吃完饭之后,于凡平就一个人走着回去。

当时大概是九点多钟左右,街上已经没有了春节的繁闹,路上也没有几个行人,显得有些冷清。

虽然有路灯,却显得有些昏暗,只能够模糊的看清街面上的情形。

夜晚寒风吹过,本来就喝了点酒,于凡平感觉有些晕乎乎的,头重脚轻的有些踉跄。

一股寒风吹过,于凡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头陡然生出一种莫名心悸的恐惧感,毛骨悚然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下意识的回头,惊悚的看到一个黑影跟在身后,一股寒意从尾骨直冲头顶,令于凡平更加不寒而栗。

昏暗的路灯下,于凡平感觉对方好像是个女人,这才稍有些放心。

不过,随后让他惊异是,那个人在他停下后,也停了下来,就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好像是在盯着他。

虽然对方的行为怪异,但在于凡平看来,在夜里空旷无人的街道上,一个女人对自己一个男人有所警惕,也属于正常的反应。

呼……

就在于凡平准备转身离开时,从女人的方向突然刮来一阵大风,森然的寒冷之意,再次让他忍不住寒颤了一下。

这时,他定眼看到,随着这阵风,那个女人居然向自己走了过来。于凡平没有在意,就转身准备走,却听到身后女人喊他。

“你等一哈!”

女人说话的口音,有点陕普的意思,就是夹杂着陕北口音的普通话。

于凡平愣了一下,还是停下转身过去,街上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没有其他一个人影,能确定女人就是在叫他。

女人走近之后,于凡平惊诧的看到,这大冷的天儿,她居然穿着一件白色束腰连衣裙。

虽然说,看上去衣料挺厚实的,但在这种零下的气温环境,就是穿着羽绒服,于凡平还感觉有点冷,更不要说她只是穿了一件这样的连衣裙了。

“你叫额嘛?”

女人点了点头。

“啥事?”

“你是于经理嘛?”

“额寺姓于。”

“额叫陈献琴,陈华茂寺额二大。”

于凡平恍然,原来是客户陈华茂的侄女。

“喔!寺陈总让你来的,有啥事嘛?”

“木事,额二大怕你喝多咧,就让额来看看。”

“哈呀,可得寺让陈总操心咧,额木事,安心回吧。”

于凡平心里好笑,陈华茂比他喝的多,居然还操心打发侄女来看他的情况。

陈献琴突然诡异的一笑,对他说:

“你也回吧,夜里操心注意点,会有人敲门。”

说完陈献琴就转身走了,弄的于凡平有些错愕,不知道谁晚上会敲自己的门。

回到宾馆洗漱之后,于凡平就直接睡下了。

“哒哒哒!”

不知道睡了多久,于凡平被敲门声给惊醒了,脑袋还有些迷糊不清。

“甚人?”

躺在床上他冲着门口喊了一声,敲门声依然还在响,对方却没有回答。

拿起手表看了一下,好像才睡了不到半个小时而已,时间刚十一点多点。门外的人依然在不断的敲门,于凡平气恼的爬起来,怒气冲冲打开了房门。

“啊!”

看到门外的情况,于凡平被吓得魂飞魄散,差点一屁股摔倒地上。

一个身穿白色束腰连衣裙,披头撒发,脸色煞白毫无血色,目光阴鸷,如同幽灵般的女人,站在门口盯着他。

幽灵女人面带诡异的笑容,于凡平惊叫着下意识想要将房门关上,却发现房门好像被固定了一样,无论怎么用力都推不动。

“救命!救命!”

于凡平惊慌失措的逃回房间,边退边顺手拿起房间内的烧水壶,就向门口的白衣幽灵丢了过去。

哐当!

水壶落到地上,却没有砸中对方,于凡平呼喊着救命,抓着手边的任何东西丢向门口,却没有一件落到对方身上的。

嘭!

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于凡平回头看去,顿时吓得丧胆亡魂,窗台上出现了一个纸扎人。

纸扎人身披彩衣,白色的泥塑脸颊上,涂着两个圆圆的红色脸蛋,对着于凡平露出诡异惊悚的笑容。

“呜呜呜……”

纸扎人出现后,门口的白衣幽灵,突然发出了低吟的呜咽鬼哭声。

“救命!救命!救命……”

于凡平被吓得魂飞胆战,蜷缩到了床角,他发出惊悚凄厉的叫声,希望能够将隔壁房间的人给惊醒。

可是,让于凡平越来越感到恐惧的是,尽管他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呼救,却没有能够惊动任何人。

无助的恐惧,让于凡平有种绝望的感觉,真的像是在面对着死亡的时刻,整个人都被恐惧和无助包围着。

忽然,房间内气温有着非常明显的骤降,本来就感到阴寒的房间,不知从什么地方刮进来带着呼啸哨音的寒风。

“嗖嗖……”

于凡平瑟瑟发抖的,让自己的身体,尽量挤向角落处。

让他更加心胆俱裂的是,阴森森的寒风吹来,房间内忽然被一团白雾笼罩了起来,眼前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是烟雾朦胧、影影绰绰。

突然,透过白雾隐约的看到,那个让于凡平亡魂皆冒的幽灵,好像走进了房间,那个纸扎人在她进来后,也向他慢慢的靠近了过去。

看着眼前逐渐飘浮而来的幽灵,于凡平连惊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恐惧使他忘记了一切,脑子一片空白。

幽灵和纸扎人在床头前停了下来,透过浓密的白雾,于凡平似乎还能感受到他们那散发着森然的阴鸷目光。

面前的白雾,突然涌动其了,渐渐的形成一张巨大的脸庞,悬在面前盯着于凡平,这个脸庞分明就是幽灵女人的脸。

“嘿嘿,嘿嘿……”

突然,这张大脸对于凡平露出诡异的笑容,还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正当于凡平惊吓的想要昏厥的时候,女人的大脸,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吞噬了过去。

嘭!

突然,就在女人的大脸,扑向于凡平的时候,纸扎人从床头跳起来,撞到了大脸之上。

还未等于凡平反应过来,纸扎人又瞬间转身,张牙舞爪的向他扑了过去。

“啊……不要!”

于凡平下意识的抬手阻挡,猛然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切如常的宾馆房间,原来是一场惊人的噩梦。

于凡平被惊吓出了一身汗,就连被子都被浸湿了,望着房间内平静的一切,依然心有余悸,忐忑不安。起来拿了一瓶水,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之后,才算是让他心中稍许平静了些。

突然,于凡平想到了一件,更加让他遍体生寒的事情,陈献琴曾经提醒过他,晚上会有人来敲他的门。

这下于凡平更加的害怕了,他将房间内所有的灯都统统打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于凡平慌乱的收拾东西,准备马上离开这个地方。当他提着行礼开门的时候,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低头看去,顿时再次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啊!”

脚下居然是昨晚在梦中丢出去的那个烧水壶,此时就静静的躺在,梦中最后摔落的地方。

于凡平这下更不敢停留了,惊慌失措的从房间内逃出去。赶到前台结账时,服务员看到他苍白憔悴的样子,还关心的询问是否生病了。

从宾馆里逃离出去之后,于凡平没有敢在做任何的停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汽车站。

“啪啪啪……”

出租车行使在街上,传来一阵霹雳吧啦的鞭炮声,只见前面不远处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制似咋咧?过去能行啊?”

于凡平想要尽快的逃离这个县城,有些焦躁的对司机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还能不能过去。

“没麻达!十五咧,奏似请大仙回屋,快的很!”

司机告诉于凡平,没问题,是因为马上到十五元宵节了,这里的人将大仙从其他地方请回到庙里,不会多久,很快就过去。

于凡平从车窗探出头张望,看到了昨天刚到时,撞到的那些祭祀大仙的人,他们抬着个用黄布罩起来的塑像进了路边的庙里。

出租车缓慢的向前行使,走到庙门前时,由于人多速度就更慢了,于凡平透过车窗向庙里看去,看到神汉等人正要将黄布从那个塑像之上扯下来。

“啊!”

看到黄布下塑像的真容,于凡平顿时再次被吓得魂飞魄散,这分明就是在他梦中见到纸扎人的样子。

到了汽车站之后,于凡平匆匆购买了车票,直接进站等着发车,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了。

特别是刚才路上,他见到庙里的大仙塑像的时候,更加让他亡魂皆冒的恐惧。

“滴滴滴……”

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将于凡平从恐惧中拉出来,他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陈华茂打来的。

这让于凡平想起了昨天晚上,在街上见到的陈献琴,有些忐忑的接起了电话。

“喂!”

“于经理,你在那达,咱上午去仓库兀达瞧一下吧。”

“陈总,你夜黑是不是让你侄女陈献琴,找过额?”

陈华茂打电话,是让于凡平和他上午去仓库,但于凡平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昨天晚上出现的陈献琴是怎么回事。

“你咋知道额有个侄女叫陈献琴的?”

陈华茂的声音明显有些低沉,好像还带着一点怒意。

“不寺你夜黑让她去找额的嘛?”

陈华茂沉默了好长时间,最后他说了件去年的事情,吓得于凡平直接把手机都丢出去了。

“献琴,年斯个殁咧。”

后来于凡平从陈华茂哪里了解到,就在去年,也是刚过完年的时候,陈献琴因为感情的问题,情人节的时候,在一家宾馆内喝农药自杀了。

而于凡平住的宾馆,正是陈献琴自杀时住的宾馆,那个房间,也正是陈献琴自杀时所在的房间,而昨天又恰好是情人节。

了解了陈献琴的事情,于凡平联想到梦中和庙里的大仙,这时才恍然明白过来,正是被自己冲撞的大仙,救了自己一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鉴宝神医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苗疆蛊事 无上神帝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重生]活该你倒霉 长夜余火 江湖遍地是土豪 都市超级医仙
相关推荐:精灵之从做领主开始牛顿的万有引力锦鲤今天又在线怼人都市邪剑仙精灵之从圆陆鲨开始的封神之龙!超级苗王笑读朱元璋大明:开局认朱元璋作爷爷!至高武尊重生女遇到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