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二十章 伊捷尔缅猎手的惊讶,强大的岛部,敌人还是朋友?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赞美至高的主神!赞美神启的陛下!…”

“乌哇!主神很高,在天上!大大大酋长很高,在峰顶!…”

“先祖的神山,坐着大大大主神!她生下的长子,就是大大大酋长!…”

红日西斜,天色渐暮。十一月的勘察加半岛,天黑的很早,夜间气温也会到零下几度。长船的王国武士与部族水手们,都聚拢在点燃的篝火间,大口吃肉喝汤,大声赞美祝祷。各种各样的呼喊与欢唱,在寒冷的海滨飘扬开去。虽然各部水手们的语言并不相通,但此刻他们的喜悦,他们的手舞足蹈,都是发自内心、溢于言表!

当然,在这片寒冷的未知海岸,无论是粗壮的王国武士,还是高大的部族水手,都保持着最基本的警惕。他们内穿着厚实的皮甲,外裹着柔软的皮裘,腰间的青铜斧头也从未曾卸下。

而这一切,都被草丛中潜行的两名尹捷尔缅猎手看在眼睛中,听在耳朵里,更闻在鼻子里!

“吸!…咕咕!…这是啥肉?这么鹿巴勾人,闻起来就热乎乎的?…咦!他们用来烧汤的,火好大,怎么好像不是木头,是…黑色的石头?…”

猎人姆鹿伏在草丛间,吸了吸风中的肉香味,忍不住舔着嘴唇,咽了好几口口水。这帮不知道哪里来的部族,不知道在煮什么肉汤,丝毫不知道节省燃料…闻起来却是从未有过的香!

“嘘!小声点,别惊了他们!…烧汤的黑石头?…好香的汤!咕咕!…”

狩猎队长姆犬咬着嘴唇,看着远处篝火上的汤锅,努力不让口水留下来。他并不知晓自己的幸运,非同一般、载入历史的幸运!他们可是整片辽阔的旧大陆上,第一批闻到辣椒香味的人!

“该死!他们吃的这么欢,我们还饿着肚子,出来侦查…”

对于渔猎为生的勘察加诸部来说,冬季的食物与燃料,一直都很紧缺。哪怕姆犬是部族的猎人首领,族中仅次于老祖母的第二人,像这样大口吃肉喝汤的机会,也不会很多。

“是。队长,他们叫嚷的很欢,我们压低声音说,肯定听不见的…奇怪!这些人说的话,不知是哪个部族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嗯…有灵的先祖见证!确实鹿巴的奇怪!…”

狩猎队长姆犬皱起眉头,大饼般的脸上满是疑惑。纵然他四处捕猎,见多了南北的部族,也实在弄不清楚,眼前的这批人来自哪里。

“那些高大的猎人,背着很大的大弓,有些像是最北边的帐部…但他们没有帐部和鹿部那显着的翼甲,语言也听不懂啊?…”

“那些不高的战士,都携带着金色的金属斧头,难道是南边袭扰的岛部?可是他们没有岛部的毛多,也没那么矮…嗯,岛部有金属的武器,也有小船,难道是更南方、更强大的岛部!…”

想到这个猜测,狩猎队长姆犬抿紧嘴唇,无声握住腰间打磨锋利的燧石斧,脸上浮现出几许杀意。猎人姆鹿也把背后的复合反曲弓解下,数了数箭袋中骨箭的数量。

而仔细看去,这把复合弓是明显的三层复合结构,以黑桦木做弓面,落叶松木做弓背,中层为鹿筋,三者用鱼皮胶细致粘制,弓弦由鹿筋紧密拧成,而弓身则有着明显的反曲弧度。单是这种制弓的技艺,来自北亚游牧部族千百年来的技术扩散,就要远远超过王国的长弓!

“有灵的先祖见证!金属的斧头,应该是铜的,不是铁的…而用铜武器的,只有南方岛屿上的岛部,不断袭扰我们的敌人岛部!”

狩猎队长姆犬握了握石斧,又摸了摸背后的三根石标枪,神情很是凝重。在17世纪的俄国人到来前,勘察加半岛的诸部中,金属工具的使用很少。大多数部族,都使用着精细加工的骨器与石器。

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从西方游牧的鄂温人、鄂温克人那里,交换到昂贵的铁器。但对这些极北亚的部族来说,除非是耐低温的优质钢铁,普通的铁器并不适合环境,也远不如石器好用!

是的,在冬天长达半年,动辄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勘察加半岛南端,甚至零下三、四十度的半岛北端,普通低劣的铁器会变得很是脆弱,非常容易折断,远没有骨器与石器耐用。所以,无论是楚科奇人、科里亚克人、尹捷尔缅人,金属器具的日常使用都很少。

只有生活在更南方温暖岛屿上的阿尹努人,才会从与和国的逐渐接触中,学会金属的冶炼铸造,使用简单的青铜器与铁器。而这些使用金属工具的阿尹努人,也会袭扰部族的海岸,进攻落单的猎手,并偷猎部族领地上的鹿群。换而言之,阿尹努岛部是尹捷尔缅山部的敌人!

“姆鹿,你带了多少箭?”

“四个手掌,20支箭。队长,对面的人数,好像有些多…四个手掌一队,两队,三队,四队,四队半…鹿巴,他们人好多!…”

“先祖啊!四个手掌一队,足足有四五队,全是皮甲的精锐猎手!…嘶!这是什么规模的岛部部落,竟然能凑出九十个精锐的猎手?…”

夕阳西下,没入半岛西侧的群山。狩猎队长姆犬咬着牙,看清了登陆部族的人数,脸上瞬间就浮现出不安。九十个精锐的猎手,在整片苦寒荒凉的半岛上,都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强大力量!而更令他不安的,则是停靠在海湾边,那艘从未见过的庞然大船!

“有灵的先祖啊!他们的大船,居然…居然这么大!这么鹿巴鹿巴鹿巴的大!…”

看到岸边停靠的大雪狼号,那足足36米长的船身,两名尹捷尔缅猎人都震撼的瞪大了眼睛,失神的望了许久。与部族两三米长的捕鱼小船相比,这艘巨大的桨帆船,简直像是大海中的鲸鱼,也不知要动员多少丁壮,花费多少功夫,才能修建出来!而单是造这艘船的木头,当成柴火烧,就足够他们数百人的山部大部落,熬过漫长的冬天!

“先祖啊!鹿巴的大船!格外高大的岛人!从未有过的强大岛部!…”

好一会后,狩猎队长姆犬才勉强回过神来,脸上隐约有着畏惧。他不安的胖脸上眉目低垂,乍一看去,好像垂头丧气的萨摩耶猎熊犬一样。

“队长,我们打不打?”

“打?打个屁!四队鹿巴的精锐猎手,我们两个怎么打得过?有灵的先祖见证,得让整支部族都动员起来,全部动员起来才行!”

“啊!这,动员整支部族厮杀?…队长,也许他们不是敌人,也许他们仅仅是路过…又也许,他们是去进攻鹿部的呢?…”

“哈?不是敌人?大海子就要封冻了!他们把大船停在这里,这几天不走,那可就走不了了!…冬天那么长,这么多强壮的猎手要吃东西,捕不了鱼,那就只能捕猎鹿群,捕猎我们领地的鹿群…那可都是部族来年的食物!…”

说到这里,狩猎队长姆犬咬着牙,脸上既有不安的焦虑,也浮现出无可奈何的怒气。他忍不住稍稍提高声音,对看不清形势的猎手姆鹿训道。

“姆鹿,有灵的先祖见证!这片灌木与苔原的土地虽然广阔,但每一片猎场与渔场,都是有部族归属的,是部族延续的食物来源!更何况,这么多猎手,总得找个避风避雪的冬营地吧?而只要他们往北边温暖的山里走,就会一头撞上我们山部的冬营地!那片温暖的山间泉水,可是部族延续的根本,半点也不能让给人的!…”

“队长,冬营地那么大,再住几十人,也没啥的…只要他们愿意与我们保持和平,明年雪化了就走…”

“啥?你是傻乎乎的雪兔吗,把他们留在我们的冬营地?…他们要是不走了呢?要是想像北方的帐部一样,抢我们的营地和丁口呢?!不行,不行!我们得赶紧回去,动员整支部族,准备打上一场…最好能趁着他们刚上岸,啥都没摸清楚,伏击偷袭他们!…”

“嗖嗖!…”

两名尹捷尔缅猎手正在低声争吵,凌厉的破空声却骤然而来,射向了他们蹲伏的草丛!

“嗖嗖嗖!…砰!…”

十多支凌厉的铜箭,隔着数十米射来,擦过两名部族猎手的皮甲,甚至擦中了他们的皮盔。两人一个哆嗦,瞬间抬起头来,脸色就是一变!

“啊!有灵的先祖啊!啊这?…这些偷袭的狡猾岛部!…”

远处宴会的欢庆声,还在如常的继续,听不出任何的不同。但不知什么时候,十几名不高的王国武士,已经握着弓箭,散开在东西两侧,把他们夹在了中间。而六七名身高体壮的乌南加猎人,都提着铜斧铜矛,微微躬身,像是捕猎的北极熊一样,做好了扑击与追逐的准备!

“主神见证!远方的胶人部族,远方的胶人兄弟…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你们的朋友!…”

探索队长祖瓦罗穿着皮甲,提着铜斧,从人群中走出,身后还跟着几名王国的精锐武士。他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草丛中两名紧张畏惧的部族猎手。他犀利的视线,扫过对方结实的皮甲、扁平的皮盔,又看了看对方腰间的石斧、背后的石标枪。最后,他看到了猎手姆鹿那把造型奇特的复合反曲弓,童孔微微一缩,脸上就扬起真诚的微笑。

“哈哈,赞美主神!朋友们既然来了!不如就加入我们的晚宴,吃一顿香喷喷、辣乎乎的鲸肉海带汤吧!然后,再让我们对着篝火,好好聊上一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长夜余火 江湖遍地是土豪 苗疆蛊事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都市超级医仙 [重生]活该你倒霉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鉴宝神医 无上神帝
相关推荐:末世召唤狂潮神圣的亡灵法师在日本当学神的日子在日本女校当学神的日子从日本开始的从良生活韩娱跑男武敌天下捡了一片荒野恐怖世界之遍地行尸我的超级散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