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命运之轮转动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麦斯耸耸肩道:

“头儿,事实上在看到了你中招的样子之后,我就直接将这玩意儿用了,因为这鬼地方都探索到这一步,若是放弃太可惜了,大伙儿也都赞成。”

“这件艾森哈特之盔虽然是一次性的道具,效能只有原本的六成,但好处是可以覆盖区域内的多个人,持续时间为一个小时。”

方林岩叹了一口气,其实他心中始终有一个隐忧,那就是从根本上来说,疯人院这条线索的获得方式比较特殊。

本世界的里程碑必然难度很高了,并且它还是红色的,

这也说明了这是个高价值里程碑,而且相当之凶险。

不过这地方的探索度已经差不多达到了80%,而方林岩他们在探索这里的时候却也只感觉到了诡秘,离奇,而凶险却全然没有任何感觉。

有可能一部分的凶险被之前的风衣男等人给承担了,但是那绝不是全部,

很可能最大的风险,还藏在了这地下二层当中。

只是队友们现在看起来探索意愿非常强烈,方林岩也不能拿“我感觉不对”就否决他们的积极性,这种借口一般都是绿茶用来敷衍舔狗的......

拿来说服队友这根本就不可能啊,因此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一干人的身影迅速就消失在了地下二层的通道当中。

***

三个小时之前,

在申城的租界当中,

玛莎已经躺卧在了自己的床上,只是整个人都已经僵硬了,脸上还被覆上了一层白色的被单。

若是再过三十年,她的伤势其实是能被救治的,因为其死因就是失血过多,而三十年之后,无菌输血技术已经普及,只需要400CC的血浆,就能让她转危为安。

遗憾的是,现在的医学条件并不能拯救她的生命,甚至连让她睁开眼睛和自己的父亲:杰弗里准将说一句话都不行!

杰弗里准将手握实权,乃是不列颠租界当中的第三号人物,他一声令下,就能调动超过一千三百名武装到牙齿的红衫军,而此时整个申城不列颠租界当中的驻军都不超过两千人,可见其此时权势之盛。

此时杰弗里准将紧紧握住自己女儿冰冷的手,将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他灰色的眼睛当中没有一滴眼泪,只有无尽的冰冷和愤怒,就仿佛一尊凋塑一样半跪在了床前,足足一个小时都没有说半个字。

当然,见到了他此时的状态,也没有人敢于上前去触霉头劝说半句!因为杰弗里准将平时就被贴上了“严苛”+“冷漠”+“凶狠”的标签。

“最好的谈判手段就是火药和铅弹。”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有一次他在谈话当中被下属顶撞恼怒,杰弗里准将也是个性情中人,二话不说就拔枪对准了他的大腿来了一枪,

于是这场谈话便在这个倒霉蛋的哭喊声终结。

更重要的是,杰弗里准将的后台还挺硬的!此事最后居然不了了之,这就越发助长了杰佛利准将的气焰。

足足在女儿身边呆了两个小时,杰弗里准将终于站了起来,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脚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才摇铃叫来了副官道:

“怎么回事?”

副官知道这是最容易触霉头的时候,也早就将事情打听清楚了,迅速回答道:

“小姐去乡下散心,遭遇了一群匪徒的抢劫,结果这帮蠢贼被打得落荒而逃还抓住了一名匪首,结果匪首狗急跳墙想要劫持人质,就误伤了小姐。”

然后副官很机智的补充了接下来的说辞,让自己赶快从这个危险而尴尬的局面当中解脱出来:

“具体的情况因为我不在场,所以也不是很清楚,好在我已经将随行的几个蠢货控制住了,他们亲自经历了现场的事发经过,将军您需要听一听他们的供词吗?”

这一手乾坤大挪移十分精妙,杰弗里准将用冷漠的眼神凝视了副官一会儿,然后道:

“带他们进来。”

副官带人进来之后,立即就十分知趣的转身离开顺便关上了门,然后待在了十几米外。

这个距离是听不到办公室里面的具体对话内容,不过出现了什么大动静的话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正可谓进可攻退可守,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结果只过了三分钟,就听到了办公室里面传来了一声枪响,听得副官心里面一搐。

而枪响声则是惊动了卫兵,纷纷前来,不过很快的杰弗里准将就走了出来,对着他们摆摆手,顺带对副官做了一个“清理”的手势。

副官走了进去,见到那个倒霉卫兵仰面朝天挡在了地上,双眼发直,眉心当中有一个血洞汩汩的朝外流淌着鲜血与浓稠白浆的混合物,看起来就令人触目惊心。

这时候,杰弗里准将大步流星的来到了一处办公室里面,直接找到了下属本森中校:

“本森!吹号,集合,我要在十分钟内看到他们集合完成并且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本森听到了杰弗里准将的话以后,呆了两秒之后道:

“阁下,事实上他们已经集合完成并且随时准备执行干掉那些异教徒了。”

杰弗里准将听了之后同样也是呆了呆,然后冷冷道:

“什么见鬼的异教徒!我现在需要这些小伙子马上出发,然后前往申城的乡下将一个叫做老四.路的混蛋抓住,让他好好尝尝轮刑,钳刑,还有铁面罩刑的滋味,最后再让他好好品尝一下烧红了的铅水的味道!”

本森听了之后顿时摇头道:

“抱歉,准将阁下,看来您一定不知道埃塞克斯主教在半个小时之前拜访了纳西比总督了?”

杰弗里准将的自制力颇强,外加平时对本森还是颇为尊重的,因为这位中校战功卓着,在统率的苏格兰团当中很有威望,乃是不折不扣手握实权的将领。

因此在正常时间线里面,杰弗里准将还是克制住了烦躁的心情,追问了一句:

“是的,主教阁下到底有什么事呢?”

然而,随着深渊领主尝试让杨小康摆脱自身的宿命,本位面的盖亚意识也是有所察觉,时间线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丝变动。

不知道为什么,杰弗里准将此时感觉到极度的烦躁,再加上女儿的死给他带来了满满的负能量。

所以他在这时候,说出了这条时间线当中本来不应该存在的话,咬牙切齿的道:

“我现在需要军队!

本森,你立即,马上带上你的人跟我走!”

本森顿时皱起了眉头,虽然杰弗里准将确实拥有他的指挥权,却并非是直属上司,对杰弗里准将的态度也是变得生硬了起来,也很不客气的直呼其名,公事公办:

“抱歉,杰弗里,你要调动我的部下,请将东印度公司颁发的圣乔治令拿出来!”

此时交通信息不便,所以在仓促时候需要调动军队的话,按照当时的龙虾兵操典,就需要发布命令的人出示信物,这玩意儿就叫圣乔治令,类似于古代的虎符吧,其实就是电文或者命令。

不过操典上的东西对于本森这样的上校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若是他觉得对方既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那么调点手下帮忙其实也无所谓的。

但你TM说话这么冲,本森上校就立即化身为秩序的维护者,坚定的军纪捍卫官,绝对不会违规办事的了。

听到了本森上校的回答,杰弗里更是觉得一股怒火直往天灵盖上冲,立即盯住了本森怒吼道:

“让该死的圣乔治令见鬼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些对小男孩asshole感兴趣的黑袍混蛋(暗指神父恋童癖)拜访纳西比阁下做什么,但是我却知道,你如果不按照我的意思去做,明天就滚回老家拉特兰郡去吧!

“别以为你做得隐秘我就不知道,18932英镑!需要我再说下去吗?”

本森听了之后眼神立即就变得尖锐了起来,18932英镑这个数字确实是他的一个把柄,因为这是本森在两个月之前贪污的一笔公款。

但是,现在本森却不怎么怕这个把柄泄露出来了,因为这18932英镑当中的12000英镑已经换了个主人,而它的新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提到过的纳西比阁下。

他可是东印度公司当中的实权人物,女王一等勋章的获得者!

而且,长袖善舞的埃塞克斯主教背后的能量同样很大,因为他除了在教廷当中的权力之外,还是炼金师协会的成员!

忽然之间,本森意识到这却是个对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事实上,他也很想自己被人称为准将阁下了呢!

于是本森立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觉周围至少有五个人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于是根本不和杰弗里纠缠,立即点了点两个人:

“丹.格拉卡,安德鲁,你们跟我来。”

然后直接抛下了杰弗里扬长而去。只用了三分钟,本森就来到了纳西比阁下的办公室外,正好见到埃塞克斯主教从里面走了出来,纳西比站在外面相送。

一见到了本森,埃塞克斯主教立即道:

“主在注视着你,我的孩子,我想你现在一定会告诉我军队已经出发前往纳诺特了?那个矿区的出产对我们非常重要,一旦减产的话甚至会影响到阿盖尔公爵对我们的观感。”

本森叹了一口气,苦笑着半跪在了埃塞克斯主教面前:

“抱歉,主教大人,我现在赶来这里就是想要说这件事,我的出兵命令被拦截下来了......并且还听到了渎神的不敬言语。”

埃塞克斯主教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或者确切的说,他的脸色一直都阴沉着,只是将那层和蔼可亲的伪装面具给揭了下来而已: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渎神那可是重罪!哪怕是躯体用火焰净化以后,灵魂依然要在地狱当中哭嚎一万年!污蔑者与罪人同样要遭受刑罚!”

本森认真的道:

“这是我亲眼见证的事情,主教大人,并且那家伙还是肆无忌惮的在多人面前渎神,亲耳听到的不止我一个!”

然后本森便叫来了旁边跟随而来的亲兵:

“安德鲁,把你之前听到的话说一遍。”

安德鲁看起来是个虔诚的信徒,立即一下子就跪倒在主教面前,惶恐颤声道:

“father!!我不敢说,那些亵渎的语言根本就不能从我的舌头里面发出来,那是大罪!

本森立即转头看向了格拉卡:

“你说。”

格拉卡却是个大胡子粗豪男子,没有信仰也看惯了生死,所以很干脆的就将听到的话大声说了出来。

埃塞克斯主教听了之后,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其脸上的筋肉突突直跳,甚至直接不顾仪态的咆孝了出来:

“这是污蔑!这是渎神的大罪!

而埃塞克斯主教的心中,也觉得这节骨眼上怎么这么多事。猩红之纱那片矿场被袭已经是火烧眉毛的急事了,可是现在又出现了渎神大罪这样的恶劣之事。

他身为主教,遇到这种事情若是不立即处理的话,一旦传出去那就会立即被认为对主的虔诚不够。问题是从实际利益上来说,很显然应该先解决猩红之纱的问题啊.........

好在本森的话立即就解决了埃塞克斯主教此时进退两难的矛盾心理:

“埃塞克斯阁下,事实上,那些渎神之语就是拦截出兵命令的那个人所说的!”

埃塞克斯主教顿时眼神一凝:

“那个罪人是谁?”

本森道:

“杰弗里准将。”

听到了这个名字,一直在关注这边的纳西比阁下也是眉头皱了皱,别人倒也罢了,杰弗里准将背后也是有很硬的关系,他和温莎公爵这样的实权派沾亲带故,于是只能开口道: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本森也猜到了纳西比会关注这件事,便凑上去了低声耳语道:

“杰弗里在查报废前膛枪那件事。”

纳西比脸色顿时一沉,他顿时有一种O0被人紧紧抓住的感觉,那种滋味只要是男人都知道非常不好受,但出于上位者的谨慎还是追问了一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鉴宝神医 长夜余火 苗疆蛊事 都市超级医仙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江湖遍地是土豪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重生]活该你倒霉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无上神帝
相关推荐:诸天云盘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重生资本狂人重生女配洗白日常快穿之大佬的心尖重生哈利波特重生香江1981你是我的难得情深无限绿化美女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