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浑水摸鱼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103章 浑水摸鱼

“青春孕育希望,青春孕育美好的明天。”

“火红的青春如鲜花一般多姿多彩,火红的青春如诗篇一般灿烂辉煌...”

宋伯贤此刻一脸的黑线,查案查到青楼来也是头一遭。

而这如同文稿一般的开场白,让宋伯贤差点没跟着一起鼓掌起来。

“老表,你确定你带我是来查案子的?”

楼再兴鼓掌完毕之后,然后一脸的神秘:“查案娱乐两不误,怎么样,老表,给你叫一个过来?”

宋伯贤嘴角一颤,看了看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节目的刘子熙,然后低声道:“你他妹的想我被嘎掉?”

楼再兴哈哈一笑,凑到了宋伯贤的耳边:“这沁园楼在秦淮河是出了名的节目多,来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冲着看表演来的,给了一个门票钱,买一杯酒水茶之类的,就能厮混到夜里十二点,而且门票钱还包含着青楼内的午饭和晚饭,那叫一个划算。”

“这他喵的跟我查案有什么关系?”

楼再兴眯着眼盯着台上,自顾自的说着:“喏,上方三楼一点钟方向的那个包间...”

宋伯贤顺着楼再兴的手指方向看去。

“那个包间,可是谢文辉的...”

宋伯贤心中一动,仔细的看向了那个包间,和楼上其它包间没有什么区别。

“以前就给你说过,勋贵圈子,那是一个整体圈子,虽然各家勋贵有的根本不认识,有的熟的不得了,但是却离不开是一个整体;

甭管你是公侯伯,还是子男世袭,只要你是勋贵,那么,这个圈子里能认识你的人就不在少数;

虽然每个勋贵都是自己的那个小圈子,但是总体还是逃不开的;

那厮别看外表斯文彬彬的,可是从本质上讲,那厮就是一个斯文败类,他们那个圈子里,私底下对于其评价也是褒贬不一的。”

宋伯贤觉得自己这个老表果然是一个能办事的,于是道:“你的意思,韩娟就是谢文辉杀掉的?”

楼再兴皱眉:“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混在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有自己的见解,私底下,谁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堂堂世袭勋贵,家里的人又是内阁高官,要想弄死一个无根无底的小人物,那不是易如反掌?”

虽然宋伯贤自己就是勋贵家的人,但是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中洲去查查就知道了?”

楼再兴脑子一转:“你小子糊涂了?你觉得他杀了人,真的能把人头给弄到中洲去?”

宋伯贤点点头,虽然谢文辉家里有背景,但是大明的海关系统独为一体,海关?

宋伯贤皱眉,他可是知道,这个时代的海关虽然在税收隶属于户部,但...

“老表,或许你错了...”

.

徐佳莹接到宋伯贤电话的时候正准备突审谢文辉,在得知消息之后立刻让宋伯贤赶紧回据点。

“韩娟的籍贯我记得是中洲哪个府来着?”

“爪哇府爪哇县...”

“今天我也是被人提醒才想到这个点,”宋伯贤一脸的严肃:“咱们大明的海关系统自成一派,虽然隶属于户部,但是却直接由内阁负责;

也就是说,如果,谢文辉杀了人之后,斩下了头颅,运往了爪哇或者其它地方,成立不成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徐佳莹深吸一口气,表情凝重:“谢景东乃是内阁协理大臣,他直接干预海关,是完全不成问题的,从海关走关系也无可厚非,但是,

想要从海关藏东西出去,别说他们内部,便是两厂一卫都可以轻松办到,如果我是谢景东,我就会找其他人,不会找海关内部。”

“用两厂一卫的名头走,比海关牛比多了。”魏新兰插话道。

宋伯贤听到这里倒是泄了气,不过还是道:“如果,谢文辉没有把人头送出去,而是埋在了家里?

亦或者...”

“这个点我们也考虑过,”徐佳莹皱眉:“这其实就是整个案子的关键点所在,人头如果找不到,那么这个案子就是死局,这也是上元县警察没办法破案的原因。”

“要不给那厮用刑吧。”

徐佳莹立刻摇头反对了魏新兰的提议:“虽然上面下了公文彻查此案,但是却没有明确告诉咱们可以行使权力到那个地步,况且谢景东身份不一般,如果被内阁抓到把柄严查咱们刑讯逼供,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宋伯贤摸着光秃秃的下巴:“老魏,咱们要不去一趟谢府怎么样?”

.

“谢文辉只不过是次子,谢景东的长子谢文光是瀛洲九州府樱城县令。”

“他一个世袭勋贵这么厉害?”

魏新兰抿嘴:“谢家人打他们先祖谢先策起就聪明的很,别看谢先策是武将出身,但后期在治疗地方上那是出类拔萃;

当年跟随卫国公他们平定交洲之后,在安抚平叛交洲地方上的政事却很厉害,而且,我告诉你,谢文光,那可是实打实考入国子监的,毕业之后因为成绩突出,直接被委派了在了瀛洲当县令;

从我先前查询的资料来看,他在九州府已经当了7年的县令,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就该升迁了。”

“知府?”

魏新兰摇头:“按照规矩是知府,不过,你也知道他父亲是谁,便是把他调任到部堂为官,那也是轻松平常的事情。”

宋伯贤这时候又想起楼再兴给他给他说的那句话:勋贵,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要是确定了要趟浑水,你就要做好反噬的准备...

说话间已经到了谢府门前,除了前后两个管家和二公子被带走之外,谢家还是仅仅有条的,毕竟这种勋贵之家,除了大管家,还有其他管事的管家在,乱不起来。

下车的同时,魏新兰漫不经心道:“听说这个谢文辉现在这个老婆,是占城府的人,家里还是占城府的县令。”

再次进入谢家,可不止宋伯贤和魏新兰两个人,还有四个同队的缇骑。

“你们这些人怎么又来了?”

魏新兰眼睛一眯,却将谢府现在管事的二管家给吓得不轻,两个大管家的遭遇他可是历历在目,眼前这个锦衣卫的蛮子不讲道理,动不动就要打人耳光。

宋伯贤见状,前出一步,学着魏新兰一般沉声道:“过来,本差问你,你们家公子,近期可有经常外出?”

那管家赶紧摇头。

宋伯贤想了想,然后让他前面带路,径直去了谢文辉所在的院落。

进入院门,两个缇骑被魏新兰吩咐站在了拱门两边,径直人员出入,剩下他们四个人便进入了院落,按照宋伯贤的吩咐,开始仔细在院落内查找有没有泥土翻动的痕迹。

不过,想来案子时间已经长达三年,或许根本不会有线索。

宋伯贤和魏新兰往前走,恰好遇见了谢文辉现在的老婆李氏。

宋伯贤上前,朝着李氏颇有礼貌的拱了拱手:“谢夫人,幸会了。”

李氏勉强点了点头。

宋伯贤再道:“不知道谢夫人家是哪里的?”

李氏没有开口,她的侍女道:“我家夫人是占城府的。”

“哦...李元清可是谢夫人的父亲?”

李氏愣神,然后才点头。

宋伯贤再道:“谢夫人当知道我们是锦衣卫出身,所以,在消息这方面也是有些手段,近来听闻占城府的兄弟说,李元清李县令好像有点不干净,不知道谢夫人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胡说...”

李氏很着急,但是她还未开口,却被身旁侍女抢先反驳了过去:“我家老爷清白廉身,逢年过节连那些厂商的礼物都不收,这么多年来,也就是我家小姐出嫁的时候收了公子家里的聘礼。”

宋伯贤听到这里,一直没有开口,忽然间灵机一闪,却有了计较,于是点点头:“嗯,这件事情我们自会查清,你说的却是不算的;

对了谢夫人,不知道你和谢文辉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李氏轻声道:“我和我家夫君相识在三年前。”

“听闻你们近来才成亲?”

“是...”

说着宋伯贤朝着李氏拱了手:“谢夫人见谅,在下知道谢夫人现在有孕在身,所以也不和谢夫人过多计较,请自便。”

说完之后,宋伯贤照例在院内转悠了一圈,然后在得知没有任何进展之后,这才和魏新兰带着人离开。

“老宋,你是不是有了眉头了?”

“回去说...”

.

“去占城府?”

徐佳莹听到这里,眉头紧皱:“你一个人?”

宋伯贤点头:“咱们小旗队目标不小,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错,咱们小旗队,或者是整个百户所,应该都有被监视的可能。”

“所以呢?”

“我新入锦衣卫,现在又是过年,我可以用旅游的名义,悄悄去占城府查案,只要有了眉目,我立刻告诉你们。”

“你都说了有可能被监视,如果你去了占城,万一真的查到了线索,万一有危险呢?”

宋伯贤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我找一个人陪我一起去,然后,我需要徐队你给我此次查案的证明文件以及需要的一应东西。”

徐佳莹看着宋伯贤,良久才道:“你这么拼命干嘛?”

宋伯贤想了想:“为了徐队能够升迁,为了老魏能够成为小旗或者总旗...”

离开时,宋伯贤暗自道:“也为了我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苗疆蛊事 鉴宝神医 我建的城都变成了大佬 [重生]活该你倒霉 江湖遍地是土豪 都市超级医仙 长夜余火 从零开始的次元魔女 无上神帝 [综港剧]沉醉不知归路
相关推荐:神迹密码重生之金戈铁马温·韦恩[综英美]入赘狂婿我真不是精神病啊天下第二捕快我是辅助创始人魔王魔王发大财抗战之烽火漫天蜀山悬剑传